时 事 动 态

 

新春和美侗乡的幸福三日

亲爱的读者朋友,春节好!

春节一过,我们就正式进入蛇年。

蛇年首篇,我们向您展示记者新春走基层所采撷到的视点特别报道。

党的十八大提出并描绘了“美丽中国”的美好图景;立足我省,身体力行建设“美丽贵州”,我们任重而道远!

在贵州黔东南州的南部地区,就有这样一片“美丽乡土”。千百年来,她不仅默默养育了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的各族儿女,而且造就了美轮美奂的地域风情和民族文化。这些灿烂的民族文化,原生、古老、质朴、厚重,具有独特地域色彩和民族特色,是各族群众传统文明的重要内容,是世界级文化遗产,具有持久的魅力。

有人担心这种古老的原生文化在走向衰落,而我们此行却发现复兴本土文化的意识也在苏醒且日益兴盛。这种复兴,在当地少数民族同胞善良的心地里,在他们辛勤的耕耘中,更在他们幸福地传唱经年而历久不衰的歌声里……

这片美丽的土地叫黎、从、榕。

请读本期--《新春和美侗乡的幸福三日》

中国有东三省,贵州有黎从榕,蛇年新春走基层,何妨走走黎从榕?这个主意一当打定,记者就有些坐不住了,大年初二刚过,三两下收拾好行囊,初三一大早即驱车直奔黎平。

黎从榕是黔东南州黎平、从江、榕江三县的合称。作为联合国乡土文化组织确定的全球“回归自然、返璞归真”十个胜地之一,黔东南州的苗寨侗乡风情,以其南部地区的这几个县最具代表性。三个县都是侗族人口最集中的地方,侗家人在这片“人类疲惫心灵的栖息家园”里自耕自织、自然自在、丰衣足食、歌舞亲爱,宁静和谐悠游自尊的日子,几达神话般的桃源境界。只可惜这里有世外桃源的景致,但还没有世外桃源的富庶。所幸的是,传统的侗族文化在这里得到最完好的承续,勤劳质朴的侗家儿女正以自己的努力,向着现实版的桃源胜景进发!

此行目的,意在亲身感受侗乡农家的真实生活面貌,亲耳聆听侗族同胞行进在小康路上的声声足音与殷殷期盼。因此,我们笃定一竿子插到农户,吃农饭、住农家、问农事、解民情。一路上没有惊扰地方政府,以两辆私家车载着我们一行五人,首站直抵黎平岩洞。

吹起芦笙庆新年

大年初三:

一个凄美而动人的故事

岩洞是黎平县的一个侗族聚居区,1990年底撤乡改镇。这个侗族人口占到95%以上的民族乡镇,还是侗族大歌的原生地。这里多是吴姓人家,清代侗歌宗师吴朝向就出生于岩洞宰拱。建国初期岩洞村侗族歌手吴培信带着侗歌走向外面的世界,岩洞因此享有“侗族大歌走出国门第一乡”的美誉。

我们的车径直开到吴传娟的外婆家。应声从吊脚楼里飞出的两位美丽姑娘,身穿羽绒服,披肩发齐腰。高个子的是吴传娟,另一位昵称小不点。两位90后女孩肤色白皙,身材匀称,打扮入时,仪态大方,全然不是想象中的侗家女孩摸样。一问,人家可是这里飞出去的金凤凰,通过高考成为当地的女大学生,现在贵州师范大学就读。女孩告诉我们,听说我们要来,她们的父母头一天就杀鸡宰鹅忙乎开了。在火盆边落座不久,热腾腾的侗家菜肴就端上了桌。喷香扑鼻的手抓糯米饭,开胃爽口的腌鱼、酸菜,软糯香鲜的炖猪脚,冒着热气的酸椒炒鸡……一行人见状,全然没了斯文,抓起糯米饭就往嘴里塞,就连一路晕车呕吐不止的张羿这会儿也抖擞精神投入战斗。

饭毕,两位女孩带着我们来到岩洞小学对面一座山的半腰上。

这里有一座特别的坟茔,白色大理石的墓碑上,镶嵌着一个女孩的头像。女孩一袭侗家装扮,高高的发髻上插着大红花,银制的发簪、吊坠、耳环、项链仿佛在随风摆动;白皙的面庞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晶亮的眸子望向远方。头像下方,镌刻着这样一段烫金的文字:

段佳妮

(1983.05.29-2004.08.29)

山水相依侗歌永驻

佳妮老师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贵州黎平岩洞、口江

侗族大歌童声合唱团

2004年11月24日立

寒风吹拂,林涛阵阵,落叶飘飘,偶尔传来一两声鸡鸣狗吠和鞭炮的钝响,更衬得这里一派肃穆。传娟和小不点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墓碑上的尘土,摆上供果焚香点烛拜谒墓冢后,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八年前的凄美而动人的故事。

时光倒回到2004年的盛夏,在北京工业大学读大二的段佳妮随母亲从贵阳第一次来到黎平岩洞。神奇的侗族大歌和美妙的山水风光让她流连忘返。当年暑假,她与母亲再次来黎平,走遍了侗乡的村村寨寨,从3000多名中小学生中挑选出40名组建了黎平岩洞、口江侗族大歌童声合唱团。母亲返回贵阳后她继续以志愿者身份留在岩洞,协助合唱团的培训和排练。整个暑假,她白天与孩子们一起学唱侗歌,晚上与孩子们挤睡在学校的地铺上,教她们说普通话、讲英语,给她们讲山外的故事,还为孩子们唱侗歌担任报幕工作。孩子们很快爱上了这位“佳妮老师”,从她口中,孩子们得知她们唱的侗歌是天籁之音、是民族的瑰宝,学得更认真了。那个夏天,孩子们因为有了心爱的佳妮老师过得愉快充实而富有成效,在第三届中国童声合唱节上一举夺得演唱金奖等六项大奖。

比赛结束后,新学期即将开始。就要返校的段佳妮面对40双依依不舍的眼睛,动情地说:“我还会再来的,我要把侗族大歌带到山外去,让全世界都知道!”

熟料天有不测,返校第二天,段佳妮就不幸离开了人世。消息传到侗乡,孩子们伤心地哭了;80多个寨老紧急议事,主动将自己选定百年之后的风水宝地让给段佳妮;为了迎接段佳妮的骨灰回侗乡,寨子里的大人小孩用三天时间修建了一条九十九级的台阶,从岩洞小学一直通到墓地。孩子们还在墓地旁种下两棵松树:“希望小树快快长大,永远守护佳妮老师,这样她就不会孤单了。”

八年弹指一挥。当年种下的小松树,如今已长成参天大树,护卫着这座美丽的坟茔。孩子们也长大成人,带着自己的梦想翱翔蓝天。亭亭玉立在坟前的传娟和小不点,含泪唱起了当年佳妮老师常与她们一起唱的侗歌。清丽的歌声婉转低回,若云雀飞上树梢,声声呼唤佳妮归来。

佳妮不曾归来,但佳妮的愿望却在这里一步步实现。如今的岩洞镇,历经八年奋战已是别一番风景。不仅侗族大歌这一最具特色的中国民间音乐艺术得到进一步的保护和传承,镇里还把“整镇推进、连片开发”作为“十二五”时期扶贫工作的重点项目和主要内容。信步徜徉在镇里的街道上,随处可见杀鸡宰羊放鞭炮的村民喜气洋洋的笑脸;镇里招商引进的浙江老板在这里建起了木材加工厂;一位老教授投资兴建的“侗人文化家园”二楼旅社的房门上,贴着几天前到岩洞进行体验式旅游的几个日本游客的名字。承包这座家园的吴老板说,一过大年十五,镇里的旅游业又会兴旺起来,外地游客很多,美国、日本的都有。几座鼓楼在节日期间燃起了旺旺的火塘,闲适的村民惬意地坐在火边开怀畅谈。村口的一座鼓楼里,20多名寨老正围坐在火塘边议事。新上任的吴主任说:“已经议定初五开始‘踩歌堂’,让大家过个开心年……”

听到了么,佳妮?你在泉下有知,当欣然慰然,别再牵挂了!

可爱的侗家小孩

大年初四:

一次艰险而难忘的探访

素有“黔南门户、桂北要津”之称的从江,借助改革开放的东风掀开盖头,向世人展示出她迷人的风姿。原生的民族文化,原始的自然生态,远古的历史烟尘,融汇而成美轮美奂的地域风情,令每一个走进她的人痴迷陶醉、撼动心魄。

初四一大早,我们离开岩洞驱车去从江,不想在厦蓉高速路上拐错了道,只好将错就错边问路边赶路,到达从江时已是傍晚六点过。

在从江县城等候多时的小黄姑娘吴仕英歉疚地对我们说,因为她要带姑娘们去摆共寨民主村与那边的小伙子对歌,叫我们先去小黄她的家里住下。听她这一说,开了一天车依旧精神抖擞的老段不乐意了:“不去寨子看你们对歌,这几百上千公里不是白开了吗?我们也去!”姑娘不敢吱声,坐进从贵阳赶来听侗歌的李应鹏先生的车里,乖乖地在前面带路。

这一去不打紧,因为犯了一个“原则性”错误,我们这群乐不思蜀的“路痴”差点就困在山里出不来。

民主村距从江15公里,出县城不久,我们这个临时车队一个急弯拐进了一条泥泞的山路。三辆车,三个路盲驾驶员,外加三个不知危险为何物的我们,想着有仕英姑娘带路,何惧之有?于是莽莽撞撞沿盘山公路向着大山深处进发。

盘山公路的概念,地球人都懂。一边依山,一边必临陡崖。车子摇摇晃晃每转过一道急弯,惊魂甫定的我都会下意识地用眼角余光瞄一下被灌木丛掩盖的陡坎峭崖,常常吓出一身汗来。昨天还吐得翻肠倒肚的张羿,这会儿像是被吓得忘了晕车,睁大双眼一心只顾观察路况。越往前,路越来越窄、坡越来越陡,弯越来越大,雾越来越浓,到后来夜幕合围,索性把我们整个包裹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艰难前行了两个小时,发现车子已经在山顶上盘旋,依然是前不巴村后不巴店,我犯疑了:这15公里何以比那二万五千里长征还长?到从江时汽油已不多,可偌大个从江县城仅有的两个加油站已经下班加不到油,这会儿只怕行将告罄了。其时细雨迷蒙,山路更加湿滑,夜风穿过森林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叫得人毛骨悚然。借助车灯,见前面那辆车的车轮陷进泥凼里挣扎了几下突然打横再也动弹不得,老段急得扯着嗓子直喊:“完了完了,我不敢开了,干脆就在车上过夜了!”问仕英,她坚持说还有两三公里,我们已不敢相信,再问,姑娘带着哭腔说她也不认得路。这下,大家彻底没辙了,只能任由她狂打电话。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救命信息:我们的车开过了,马上会有车接应。一会儿,深山密林里射过来两道灯柱,开车前来救驾的杨涛一番指示,大家小心翼翼地调转车头,跟着杨涛的车踯躅前行。原先那辆带路的车这会儿排在最后,不知是紧张还是迷路,一会儿又跟没了,结果又是一番折腾,直到深夜才到达摆共寨民主村杨涛的家。

有惊无险。围坐在杨涛家的火塘边,吃着杨涛父母临时做给我们充饥的糯米饭和老南瓜,劫后余生的我们陡升出一种患难与共的感觉,一扫拘谨,亲人般地大声谈笑,大快朵颐。忙着杀鸡宰鸭的杨爸爸急忙劝我们:“少吃点,一会还有好吃的!”

杨涛的父亲杨生礼今年73岁,曾当过31年的村支书,是这里有名的歌师、戏师和寨老,还是吹芦笙的高手,“比我还明星哩!”杨涛说。

杨涛原名杨秀祥,艺名巴瓦哆嗄,取木叶唱歌之意。先天的禀赋遗传和后天的耳濡目染,加上自身的刻苦研习,多才多艺的杨涛1988年考到贵阳艺校就读,四年毕业后分配到从江县文工团弹钢琴,月薪240元;1994年他辞职去广州闯社会,组建乐队在夜总会演唱,薪水拿到3000元。在广州打拼的头几年里,杨涛也曾住过桥洞,也曾被骗薪,什么苦都吃过。他知道,这就是人生,咬牙挺过来了,人也就成长了。成才了的杨涛被人发现吸收到高杨演奏公司,经常赴深圳、浙江等地巡回演出,出场费一次8000元,除干打净净赚5000元。演出中他结识了李玉刚、庞龙等演艺界明星,又在2001年回家乡参加多彩贵州风演出时与阿幼朵同台献艺。去年参加我省大地飞歌比赛,杨涛以一曲《飞向苗乡侗寨》一举夺得金奖。

如今,在贵阳大剧院供职收入不菲的杨涛已是一身才艺,成为侗乡不可多得的人才。在他家客厅的墙上,贴着一张贵州省文化影视中心为杨涛制作的肖像画。画面上的杨涛,一身侗族盛装,英气逼人。

杨涛出息了,他把女儿接到贵阳读书,还把民主村的老家翻修一新。四层楼的吊脚楼,上面是金色的木板房,下面是雪一样的白瓷砖,煞是好看。当晚,我们一行全部住在杨涛家,男的住二楼,我们住三楼,悄悄数一数三楼的房屋,竟有十来间。

经朋友推荐,40岁的杨涛过了春节就将去参加第三季“中国好声音”的比赛。此前,他曾把上电视比赛赚的钱拿来为家乡寨子修建了通往各家各户的水泥路和台阶。这次,他更大的梦想是争取到央视星光大道上去吹木叶,或在中国好声音的比赛中挣回一百万来修建家乡的路。

“你们也领教了这条路的艰险,再不修不行了!”杨涛说。

要致富先修路是贵州农村发展的现实,可这一百万毕竟不是小数,况且还是个人力量。问他时间期限,杨涛说今年搞定。记者愕然:“今年?能行吗?”

“能!”杨涛信心满满。

热气腾腾的侗家菜肴摆上桌,香甜的侗家米酒斟满杯,杨涛还请来寨子里的几位老歌师作陪。美丽的侗家姑娘唱起了迎客歌、敬酒歌,推杯换盏中,只感觉幸福就像侗家姑娘头上戴的大红花儿,艳丽无比,希望无限!

幸福像花儿一样

大年初五:

一席美好而由衷的祝福

夜深了,已是大年初五的凌晨一点,民主村鼓楼里的对歌才刚刚开始。都怪我们,山路阻碍了进寨的步履,姑娘小伙为等待我们只好把对歌的时间一推再推。所幸,姑娘小伙兴致不减,一个个盛装打扮,宛若金童玉女。陪姑娘来唱歌的妈妈辈、奶奶辈穿戴一新端坐后排静静聆听;小伙子们的父辈、祖父辈则吹起大大小小的芦笙。整个鼓楼,鼓锣齐鸣,笙歌不断,悠扬的歌声穿过梁柱,划破了静静的夜空。

“今天的对歌要唱到天亮哩,和我们一起玩通宵吧?”吴仕英邀请我们。

28岁的吴仕芵是从江县小黄寨人,现在贵阳大剧院任侗歌队队长,与杨涛是同事。中学时她曾因家贫辍学,打工挣到钱后又于2004年考取广西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多彩贵州艺术学校当老师教侗族大歌。这次她带来的几个女孩跟她一样,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家乡小黄,毕业后都成为贵阳大剧院的骨干演员。吴仕英告诉记者,对歌是侗家的一种生活习俗,当地人叫“吃相思”。这种对歌不需要专门准备,是侗家姑娘小伙谈恋爱的一种方式,更是侗族文化的延续与传承,侗家人世世代代都十分重视。此次小黄姑娘与民主小伙的对歌,杨涛邀请了四年才得以实现。几位陪孙女来的奶奶怕晕车,大清早就起身赶路,翻山越岭走了七八个小时。末了,仕英盛情邀请我们天亮去小黄看对歌,说那场面更盛大。“昨天我哥哥就放干稻田的水抓鱼为你们做了好多菜,你们一定要去!”

小黄的对歌我们早有耳闻,那是一个神奇而富有诗意的侗寨,清幽澄碧的小溪缓缓穿寨而过,四周青山环抱,几百栋吊脚楼依山傍水,一派田园风光。小黄男女老少模仿蝉声无伴奏多声部合唱的侗族大歌堪称一绝,是极负盛名的“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时值大年初五,好多侗寨的民间娱乐活动都在这天开始。车到小黄时,老远就感受到歌舞的氛围。顺着歌声走进寨子中心的鼓楼,一看,早有姑娘小伙聚在那里等着对歌。姑娘们环佩叮当风姿绰约,小伙子抚琴弄笙英俊潇洒。南来北往的游客兴奋地在人群中穿来穿去,逮着漂亮的侗家姑娘就拍照。

一会儿,对歌开始。古楼火塘里火焰熊熊,姑娘们唱起一首首深情款款的侗歌:进寨歌、赞美歌、叙事歌、蝉之歌、情歌……站着唱时亭亭玉立,坐起唱时温婉端庄。小伙们弹着牛腿琴、琵琶琴,应和的声音或浑厚沉郁,或高亢低回。各路游客听得如痴如醉,欢笑声、歌舞声以及相机拍照的咔嚓声,汇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零距离聆听天籁之声,真是这个春节最好的享受!如此能歌善舞的民族,自当是一个智慧图强的民族。在小黄,我们就遇到这样一位侗家好小伙。

他叫吴老成,今年24岁,是小黄考出去的第一个研究生。老成是吴仕英的侄子,14岁那年父亲积劳成疾撒手西归,丢下病弱的妈妈和他们兄妹俩。母亲孟花靠缝纫勉强维持一家生计。老成深知求学不易,格外努力,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到考高中时家里实在支撑不下去,母亲只好让妹妹吴家艳辍学打工供哥哥读书。高考时,班主任廖碧芝把他接到家里精心辅导并为他滋补身体,使他得以顺利考进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专业。大学毕业后他考取贵定县教育局公务员。本想早些工作贴补家用的他经不住姑姑的劝说,边复习考研边打工筹学费,又考取了中央民族大学的研究生,继续主攻民族学。眼下的老成,在学校身兼班长、学生会生活部长、励行通讯社社长助理等职,学习生活丰富而充实。问起他今后的理想,他说要么从政,要么成为侗族民族学研究的专家,为家人、为自己的民族争一口气……

神仙般幸福的日子一晃三天过去了,依依惜别侗乡时天已近黑。回眸望去,小路弯弯,远山如黛,暮霭掩映下的侗乡渐行渐远,仿若如歌的行板。群峰起伏的大山深处,似闻每一座镶嵌其间的侗寨都在传出袅袅的侗歌,那歌声,是侗家儿女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是小康路上自立自强的足音!衷心祝愿他们继续以崭新姿态打开山门,拥抱文明,奔向幸福小康!

?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明晓可 郭念屏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