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端午节为何传统文化色彩淡了?

现实生活中的诸多现象都指向这一点:“端午节”里吃到的是“粽子”,尝到的是“鸡肋”味。各地相关部门有“意愿”将“端午节”作为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好,但打出的似乎多是老招式:扯起“欢庆端午节”的红色横幅,组织龙舟赛;在民间,尤其是对众多城里市民而言,体味端午节节日文化显得很虚,趁放假聚餐吃饭才实在;连在情人节、圣诞节等洋节,春节、中秋等土节上用尽心思的商家,也“懒得”在端午节上多动脑筋——各环节对端午节感情复杂:不做不好,做也难做好。
  端午节怎么就“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了的呢?其遭遇尴尬的背后,反映的是怎样的一幅时代图景呢?

  一 、端午节在70后这一代开始断层
  从农业文明里长出来的端午节等传统节日,背后是一套不同于工业文明的情感状态、生活方式,这些或许只能留在一些人的童年记忆中,但也令众多现代都市人心之向往。
  记者:您怎么看端午的节日文化特点?能不能回忆一下您曾经的端午记忆?
  韩浩月:我的美好童年记忆里有端午节:这一天到来之前,奶奶会从田野里采来一大抱艾蒿,插在院门的两边——院门是土垒起来的,门顶苫着一层厚厚的麦草。奶奶还会将艾蒿分发给各家的小孩子,让拿回家去插在自家门上驱毒辟邪,插到第二年端午节——艾蒿和春联一样,是农村院门上一年四季都在的标志物品;那时在乡下农村,仅够吃饱饭,大人将粽子放在锅里混着稀薄的米面一块煮。熟了,粽子让给小孩吃,大人们喝沾点粽子味道的米粥;还有一种与端午节有关的游戏:将毛茸茸的蒲棒浇上汽油点燃,孩子们举着在夜里穿行,每个端午节前后的乡村夜晚,四处都有星星点点的灯火。童年的这“三样”到我进城后只剩一样,吃粽子。
  让我感念至今的端午节,与乡土和亲情有关:一家人在节日团坐在一起其乐融融,这种和美的家庭氛围会是一个孩子一生难忘的财富;再就是质朴的乡土传统文化,传统节日背后会有大量的文化讯息。久了,就能感受到一种质朴、接近自然的生活状态。
  十年砍柴:中国的传统节日具有农业社会的文化属性,它分为两类:一类是“亲情节”,如春节元宵——为常年辛苦劳作、出门在外的人们,提供了休养生息、回家团圆交流的闲暇,是农业文明重亲情人伦的体现;清明节——祭祀过世的亲人,慎终追远,这种“寻根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标识之一;中秋——活着的亲人们团圆在一起,赏月吃月饼。这类节日为“家”而设置,过去的人们也是怀着类似宗教的情怀去过的。这体现了“家”、“家族”在乡土中国的重要性。
  如果说“亲情节”旨在帮助家族内部实现纵向联系,还有一类传统节日是打破家庭单位、打通家族,让农村社区获得横向联系——端午节即属这类。这天,水稻栽下了,夏日来了,不管张家还是李家,平时不能轻易见面的男男女女,都可以聚在一起划龙舟交流感情,由此衍生出体育竞技、社交等功能。沈从文的小说《边城》里,翠翠就是在端午节龙舟赛会上遇见了船总顺顺的二儿子傩送,两人的故事由此展开。
这些年我在故乡度过的最后一个端午节是1989年高考前。那时,家乡资江两岸是少有的沉寂,没有锣鼓喧闹,没有鞭炮,当然也没有龙舟。

  记者:类似端午节这样的传统节日怎么就式微了?
  十年砍柴:端午节这类传统节日被淡化,首先是端午节的社会基础不存在了:工业文明里陌生人社会的契约关系,取代了农业文明里熟人社会的人缘关系。最主要的是端午节所具备的社交功能,在信息化的当下所能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有限。
  但不是所有的传统节日都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比如:外出打工的群体,不论春运有多苦,也要在春节回趟老家;广东发财的老板,每逢清明节都要回乡祭祖扫墓……他们回去,不论是为了一家团圆,光宗耀祖还是感念祖先,说明这些节日能够满足他们的心理需求。而且,即便农业社会已经向工业社会转型了,这些节日不但没有因信息、交通的发达,生活节奏的加快,社会结构的变化而淡化,反而突显了家、亲情、团圆的弥足珍贵。这些能体现内心里永恒向往的节日,才是节日永恒的价值。所以,这几年来清明中秋等传统节日在全国尤其是南方地区不断回温。
  韩浩月:之前,我们的传统文化受意识形态的影响断层了,但传统的节庆文化生长的土壤——农业文明秩序还保留着,因此端午节等传统节日在大体上得以传承。但随着改革开放,乡村人口大量进入城市,农村持续的城镇化建设,农耕文明被工业文明取代成了必然结果。城市中除了大厦就是街道,龙舟无处可划,防盗门没有缝隙可以插艾草、挂菖蒲。端午节最方便做的就只是吃粽子了。从时间上看,传统节庆文化是从“70后”这一代开始断裂。
  生活方式的改变带来的是文化心态的变化。过去,端午节是老规矩老传统,全家老小非过好不可,大人再忙再累都要包粽子插艾草;现在,没了环境氛围,人们不会觉得端午节有多重要,端午变得可有可无了。
  端午节和其他传统节日的没落,还有着一个共同的原因:节日的娱乐化程度不够。除了清明等一些必须保持肃穆心态的节日,中国大多数的传统文化节日都曾有过它狂欢的面孔,端午也是如此,由于在这一天要给孩子身上挂荷包,以雄黄在小儿额头画“王”驱毒镇邪,带孩子制作弓箭等等,因此端午节也被称为“孩子节”、“娃娃节”。让孩子感受到节日的欢乐气氛,是传承文化最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可惜大人们对待传统节日,也往往采取快速消费的敷衍态度。大人们冷落了端午节,小孩自然对这个节日的印象也就十分寡淡,加上现在娱乐方式花样繁多,孩子们的注意力很快就给吸引走了。

  记者:假如条件充分,让你设计一个美好的端午节的话,你会怎么体现端午节应有的价值?
  韩浩月:在网上搜一下离家最近、可以深度体验端午节气氛的地方,带一家人好好过个端午节。我曾为端午节写过一首诗,大约是写这样一件事情:端午节到了,男人在家里劈柴生火,女人带着孩子去赶集买荷叶和米,天快黄昏了,炊烟袅袅生起,男人不断向院子外面张望,担心女人和孩子迷了路。
  当然,这种富有生命质感的生活场景,体现的其实是“男耕女织”的农业文明——同样是一个端午节,每一个地方的过法都不尽相同。吃穿用都类似的现代都市生活,不恰缺乏了这种生活氛围和浪漫想象么?拿过去乡土生活和现在城市生活相比较,我们可以做一次调整选择,这样才知道怎样才能过得更美好。
  事实上,很多都市人认为农业文明的一些美好生活方式在乡村延续,并心向往之。如果农村能够保留、发展一些农业文明特有的生活氛围,那城里人是一定愿意带着家人孩子前去感受的,这样孩子们不就体验到城市之外别样的生活方式么?从这个角度出发,那我们可以走“从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端午节等传统节日的氛围可以重返城市也说不定。
曹保印:我会和家人一起DIY起来,全手工的采粽叶、洗粽叶到包粽子,给孩子做个香囊——这一切,都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生命气息的交流。要知道,在当今社会,女孩送男孩一个香囊,比送苹果手机更有味道,在各种冰冷的电子产品中,手中的一针一线才有情感的温度。人有了温度,节日也就有了温度。

  二要尊重端午节的文化意义和文化情感
有些传统节日持续回温,背后的原因是满足了人们的文化心理需求、情感诉求。这恰是传统节日得以流传至今并持续传承下去的永恒的价值,也为日渐式微的传统节日恢复活力提供了参考。
  记者:现而今,政府、商家、民众、新闻媒体等各部门环节,对“端午节”的态度似乎都很复杂。不做点什么吧不好,做点什么吧也难以做到预期,端午节越来越鸡肋了。您怎么看?
  十年砍柴:商家会利用任何噱头获取利益,不会因是传统节日就重视,是洋节就漠视。商家之所以热捧圣诞节情人节,不要以为他们是“洋奴”,而是满足了80后90后的消费需求;而这些年轻人对端午节没什么概念,商家当然不会下本钱,这充分体现了商业的理性选择。
此外,端午节的社会基础瓦解,所具备的功能被逐渐取代,它在未来文化选择中不占优势。那些对端午节有着美好童年记忆的人,或许是端午节最后的活态阵地了。
  曹保印:不能一概而论。政府对端午节很重视:在端午节放假之前,民众普遍反映没时间过节,后来端午节成了法定假期,民众得以有时间体验传统节日的美食、文化。此外,公共场所、媒介上的端午节的内容每年都在增加,这既有媒体的自觉,也有政府的推动。商家在各种节日上总能发现商机,虽然它时不时会走偏,如出现天价粽子、天价月饼。主观上商家是在追逐商业利润,客观上也通过流通传统节日的文化产品,有效传递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
  民众则要有所反思。很多人抱怨说端午节节日气氛不好,但他们仅限于发泄情绪,并不反思。事实上,有多少人自己动手,参与到采粽叶、洗粽叶、包粽子的过程中来?又有多少人认为菖蒲只能挂在乡村,不适合挂在都市公寓楼?有多少家长选择带孩子去游乐场去麦当劳,而想不到给孩子买个香囊?事实上,众多的民众是以各种借口和理由躲避过节,没有让传统融入到家庭中,却反而抱怨端午节冷清。
  也就是说,政府和商家在积极开发传统节日的文化、商业资源,民众反而没有太上心。

  记者:对于端午节等民族传统节日的式微,有人打响保卫战,理由有“保住中国人文化尊严和身份认同 ”;有人认为这是自然发展的结果。您的立场呢?
  韩浩月:将端午节的意义抬高到身份认同这么高的层面,好像不过节就犯错了似的,这实质上是另一种官方姿态和意识霸权。这样的“高帽子”只会加速民众脱离节日。事实上,老百姓过节日,图的不是宏大的精神境界,而是很琐碎的快乐:买来荷叶或者竹子叶,亲手包几只粽子,一家人吃。他们心目中的端午,并不是专为纪念某人、强调某种情感而设立的,它需要有实实在在的生活行为,才会变得有意义
  任何节日,不论洋节土节,其比较“虚”的精神意义都得在“实”的生活细节中体现出来、传承下去的。
  十年砍柴:任何传统节日流传到现在,都会积淀出文化意义和文化情感来。但我们应该尊重自然发展和历史选择的结果。
  当然,稍有年纪的人对端午节有美好的童年记忆,他可以个人的名义写回忆文章,这是他的自由;但我很讨厌呼吁动用公权力介入端午节发展的行为。既然端午节已经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政府再重视又什么意义呢?比如说在屈原投水的汨罗江,政府再怎么组织龙舟赛,划龙舟的人没有了,看龙舟赛的观众也没有了,只好找几个演员去演。
  反观中秋清明节,这些传统节日因能满足人们内心的某种文化心理、情感需求,不需要你呼吁它也会自然回温。
  曹保印: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的传统文化出现过断层,普通民众对之知之甚少,也缺乏文化上、感情上的共鸣。要接续凝聚力,恢复传统节日的活力是一个方式,而这自然需要公权力的引导和商业文明的助力。政府和商家都以各自的方式走出了一步。所以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政府公权力要退出,而在于政府如何巧妙地进入,而且在搭好台、民众乐意在上面唱歌跳舞之后,如何巧妙地退出。

  记者:2008年开始,端午节成为法定假期,2009年端午节进入世界非遗名录。三、四年过去了,此举在多大程度上恢复了端午节的活力,您有更好的法子么?
  马明博:现代人过端午节,目的在于放假休息,很少去关注这一天的意义。端午节,传说中有纪念诗人屈原的意谓,可否把这天过成“中国诗人节”?像吃粽子、赛龙舟,挂菖蒲、蒿草、艾叶,薰苍术、白芷,喝雄黄酒等习俗,应该让人们知道这些行为背后的意义。只有那样,端午才会深入人心。否则,只是一天假期。
  客观地说,我们爱过洋节,并不是中国人崇洋媚外,而是缘于“母亲节”、“父亲节”、“情人节”等,能在现实生活中帮助人达成情感的诉求。我们能不能按照此思路,重新对传统节日的意义进行阐释?
  韩浩月:在都市里,端午节这天和日常放假一样没有两样,是朋友、家人、同事的聚餐吃饭时间。我发现,“吃饭”成了当下过节最有代表性的符号。这让人很尴尬,就像放假一天,是为了让你去看看医生,让身体心灵更好一些,结果你却用于打游戏了。
  和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政府满足的是端午节申遗成功之后象征性的荣誉,这种功利性心态很普遍。
  要恢复端午节等传统节日的活力,我的想法是:对民间自发的节庆活动,政府部门除了维护安全秩序等必要环节外,最好别过多的干涉,更忌讳将一套官方意识形态强行加诸其上,这样会间接让民众对节日产生排斥感。有本真好玩的活动,节日才可以持续传承下去;政府部门自己组织活动时,别总是出于“文化政绩”的心态。再就是,可以投入资金扶持创意产业,让传统文化和流行文化搭上桥,把传统节日当作一种时尚消费;在教育上,小朋友往往只知道端午节是“纪念屈原,弘扬爱国主义”,其实端午节的文化含义是非常丰富的。以屈原为象征的爱国主义教育不能丢,但更要挖掘它作为古老民俗的魅力之处,让它焕发出新的活力,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另外,商家要是在商品上加点文化的味道,销量也会提高的。如买粽子送一捆艾草(价格很便宜的),节日氛围一下子就有了。

  三在陌生人的社会重拾传统节日的熟悉感
  人们过节,是为了满足什么?若是满足各种欲望,可以说消费主义抽空了节日文化的内涵。也可以说,消费主义弱化了人与人、人与自然这种关系的重要性。
  记者:中西文化毕竟存在差异,那为什么洋节能在中国大行其道?中国的传统节日到西方国家水土服不服?
  曹保印:世界上的所有节日,不论在创始之初的本义是什么,终极目的都指向一点:快乐。个体能通过过节,在家庭、社会中感受到存在感、幸福感。所以,节日是用来提高我们的幸福指数的。
  在体现这一点上,不论是父亲节母亲节,还是情人节圣诞节,洋节是通过家庭互动、礼物交换、举行活动等各种方式让节日立体起来,人们以节日为载体表达情感,获得情感认同。也就是说让节日元素融入到家庭生活、日常生活中。所以,洋节虽然是西方的,但洋节背后承载的情感诉求功能,却是追寻幸福的全人类共同需要的。
  其实,西方也有很多人过中国的传统节日。西方人偏爱感人、表达情感的节日故事,如中秋节的故事,嫦娥奔月充满了温馨和诗意,也表达了对亲人的思念。

  记者:有观察认为:西方本土的节日和中国的传统节日处境类似,当地文化学者也很头痛。对此您怎么看?怎么感觉,不管是中国节日还是西方节日,其节日文化内涵都被抽空,消费大潮大行其道?
  韩浩月:消费主义的本质是认为:新的就是好的,不去接受新的就落后了,对传统优秀文化自然是不自信的。目前消费主义席卷全球,是全球性的问题。
  现在的问题不是如何应对消费主义的求新求变。再说,开放后好的坏的泥沙俱下,我们在花时间去甄别选择的过程中,又造成了选择的焦虑。因此,我们当持适当的文化保守主义观念。
  曹保印:农耕文明时代是一个熟人社会,人们需要通过血缘、朋友等各种关系相互温暖、扶持,比如生病了,主要得靠家人照料,那时还没有护士这样的职业。这一时期的节日,恰是让各种情感关系融合起来的重要载体。
  工业文明时代是陌生人的社会,农耕时代里由熟人承担起来的职责,大部分都以商业的方式分化出去了:如照料病人有护士、养老的有养老院。这样一来,熟人之间的互相帮忙,逐渐被商业契约的方式取代,传统节日的重要性随之弱化。但这并不意味着商业就抽空了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沟通,是任何时候都需要的。关键问题在于:如何尽可能的让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交流生命气息,而不是太多的与没有温度的商品打交道。

来源:贵阳新闻网  作者:郑文丰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