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明年再来“数功拢”

?



苗家数功拢文化节 (吴学骏 摄)



负重的丰收 (吴学骏 摄)



苗家拦路酒。(吴学骏 摄)



农产品的盛会 (吴学骏 摄)



三十斤重的南瓜。(吴学骏 摄)



一百米长的饭桌 (吴学骏 摄)


  从猫洞的佑奋寨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耳际的那句“明年再来‘数功拢’”还在环绕着。
   一个深秋的周末,与一个特殊的节日邂逅。
   文联组织的人说是去普定县猫洞乡采风,去了才知道其实是去过节。
   黔中的深秋,已经凉味十足了,之前的几天阴天还有了冷的感觉。那天的阳光倒不吝啬,心情也随之愉快。在乡里参加完像开会一样的座谈之后,才向佑奋寨出发。
   苗寨佑奋。
   佑奋寨好像有几个名字,一会儿叫佑奋一会儿叫又奋的,乡里、村里和村小学用的也不一样,经常混淆。名字的语音本来是从苗语里来的,但现在的人总给它赋予了汉语的意思有的说是保佑全寨人为生活奋斗,有的说是全寨人在为美好的生活奋斗了又奋斗,说法很多。小寨的居民几乎都是苗族,也就是黔中地区典型的苗家人的村庄,四周靠山,通一条小马路,住房以石板房为主,没有整齐划一,没有精心设计,随意而居。四季劳作,多以农副业为主,也不饿饭,也不富足。
   拦路酒。
   进入佑奋寨的客人,首先必须经过一道关口的“考验“,那就是苗家人专为客人准备的拦路酒。客人一到,七八个老年人组成的芦笙队立即奏乐,一群苗家姑娘便会跳起欢快的舞蹈,向你走来,另外的一些姑娘马上端起竹筒酒杯,向你敬酒。这样的敬酒,是没有人会拒绝的,也容不得你去拒绝。客人对这样的酒是不会不喝的,不论是否会喝酒,不论喝多少。因为这表达的是苗家人对前来参加他们的“数功拢”的节日的客人的深情的欢迎,也是他们对客人们浓浓的见面礼。而敬客人的酒是他们用刚刚丰收的稻米酿制的米酒,香,辣,烈,美。
   农产品的盛会。
   来到佑奋寨“数功拢”文化节的会场,你肯定会觉得受到一次丰收的洗礼。你的眼睛会为之一亮:一片丰收的景象;你的鼻子肯定会闻到一股浓厚的气息、丰收的农产品散发出粮食味道。
   稻谷、苞谷、高粱、小米、辣椒、南瓜……丰收的农产品摆满舞台,应有尽有,一排一排,一堆一堆,把整个舞台布置得像一个精致的展台又像是一个农产品的超市,把所有人的心都装满了丰收的想象。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大的丰收景象的视角冲击,也从来没有感觉到丰收给人带来的这样大的冲动,真想把所有的丰收农产品都装放入囊中和心里。
   我认真地数了一下,足足有十多种农产品,沉甸甸的收获,映衬着所有人绽放出的笑靥。
   苗寨“数功拢”。
   “数功拢”是苗语,意思就是庆丰收。佑奋寨,每年的秋天到要举行丰富的庆丰收活动,统称“数功拢”。
   每年“数功拢”这天,佑奋寨都要邀请一些客人来参加活动。苗寨的男女老少都会梳妆打扮,穿着民族节日的盛装。特别是苗家姑娘和妇女们,都要穿上跳花节上才穿的百褶裙,背上花背扇,背扇上的铜铃叮当作响,处处都有喜庆的味道。平日的劳作均已停歇,种庄稼的放下了手中的农活,外出打工的回来了,煤矿上班的也请假回来了,平时不出门的老年人也都来到了“数功拢”的会场。
   佑奋寨拥有自己的老年文艺队和少儿文艺队。他们在“数功拢”的节日上,自己编排的节目,一个个精彩的,反映苗族人民自己的文化、民族的历史、丰收的喜悦、自己的娱乐的苗家歌舞,演绎成一台异彩纷呈的歌舞盛会,以此来表现、表演、诠释和丰富着苗家人“数功拢”的节日。让所有参与“数功拢”的人们享受着一顿民族民间文化的盛宴。
   在歌舞表演的旁边,苗家妇女们还展示着她们的巧手绣制的各式各样的民族服装及饰品。有百褶裙、背扇、围腰布、背带、口袋、手绢等,仿佛置身于一次民族工艺品的博览会之中。
   负重丰收的演唱。
   来自省城贵阳的一位作家朋友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跳上台去临场发挥,高歌一曲,演唱博得阵阵掌声。饱含喜庆丰收之悦的苗家人,上台为那位朋友献上了别致的礼物――先是将火红的辣椒挂到客人的胸前,接着又将高粱、小米等农产品一一“压”在作家的肩上,把自己的“功拢”之喜分予客人共享。那位朋友负重得喘着粗气,又高兴得合不拢嘴,引得台下的一片欢笑。
   三十斤重的南瓜。
   文艺表演结束,大家急忙跑上舞台,争相“拥抱“农产品。有的抢着要抱一抱苞谷,有的要忙着与农产品合影,有的要挂一挂红辣椒,有的要闻闻小米的香味,有的要挑一挑稻谷。还有更让这些外来采风的艺术家们大开眼界的是,居然亲眼看到了重达三十多斤的大南瓜,并挣抢着抱抱去的,很多人还将它顶在头上留影,很多女作家也想顶起来,可是连抱都抱不动,只得请人帮忙才完成合影,引得苗家小姑娘们笑得前俯后仰。
   一百米长的饭桌。
   如果白天的“数功拢”活动已经让人领略到了“数功拢”的快乐,那晚上的吃饭肯定是你快乐和喜悦的升华。
   要吃饭了,饭桌是两排长长的,每排长达百米。两排饭桌上摆放了碗筷,坐满了主人和客人,数百人同吃饭,共饮酒,蔚为壮观。我也是平生头一次见识这么长的饭桌,头一次与几百人同时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喝酒。同行的一些女生们在这样的饭桌、这样的场面前发出了尖叫和欢呼,不停地大发着感慨。
   主菜是牛肉,大钵大钵的端上来,牛是中午才宰杀的。酒也是主角。酒还是米酒,大碗大碗的倒上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是佑奋寨“数功拢”晚饭的真实写照。主人、客人相互频频举杯,倒酒的苗族姑娘们倒得很及时,总是喝少一点酒会立即加满一点。肉一块一块地吃着,酒一碗一碗地喝着。苗寨丰收,举寨欢庆,举办“数功拢”文化节,让大家相聚,一整天的欢乐和高兴,令大家迟迟不愿离去。
   明年再来“数功拢”。
   “明年再来‘数功拢’”。佑奋人用汉语夹着苗语给外来的朋友们道别,并发出来年的“数功拢”的邀请。
   “明年再来‘数功拢’”。客人们用刚学会的苗语夹着汉语向佑奋人表示感谢、祝贺,和对来年丰收的愿望。
   那晚,有人在佑奋寨醉了,不停地说“佑奋的酒,好喝”。还听说有人晚上梦见了自己在佑奋寨当了一回新郎,梦话让妻子听得啼笑皆非。
   每当翻看佑奋寨“数功拢”的照片时,会很想念佑奋寨的那个农家舞台、三十斤的南瓜、百米饭桌、米酒,还有那些跳着苗族舞蹈的苗家姑娘。
   “明年再来‘数功拢’”。时常有一些时候莫名会想起这句话,并伴着一些莫名的愉悦与冲动在内心涌动。
   普定县委史志办 吴学骏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