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文化贵州"呈现多元文化视界和多元发展路径


   黔地多山,山间村寨散落。村落内部至今保存着至深的异质性文化符号,生机勃勃的农耕生活场景依然呈现。
   省委、省政府领导下的“多彩贵州”系列活动、贵州重点影视剧打造及全省各地文化体制改革驱动下的本土文化发现潮流等,使得资源不足、经济还不发达的贵州开始进入文化大繁荣发展时期。
   “文化作为精神资源对贵州发展具有精神动力的作用,弥补了贵州物质发展要素不足的短板。”省社科联副主席徐静说,贵州精神里充满着“抗争”的感觉和“战天斗地”的革命主义情怀,这是一种文化的力量。贵州人追问文化自信和民族自豪感已经成为一个历史时期无法磨灭的历史文化符号。
   与时代结合的理性发展思考,让贵州文化进入前所未有的超越性体验之中。在省委、省政府“文化发力”的发展理念指引下,贵州文化形态正经历着历史宏大叙事里的流变。


   以农耕文明为代表的贵州村落文化景观,被定格为21世纪最美丽的风景


   6月中旬的一天,记者在高坡乡看梯田延绵蜿蜒在山头,山林树木倒影在碧波汪汪的梯田里,耕田者犁田的弯身影、弓形犁具、牛儿和山水相配,一副美妙的图景让我们目光涟涟,不肯离去。
   这个贵州典型的农耕场景,被定格为21世纪最美丽的风景。当越来越多的农民远离自己的乡土,贵州大地上犹在生机勃勃进行的农耕场景,变成难得看到的生活图景和人类追寻生活记忆的另类根据。
   早在距今8000到10000年前,贵州这片土地早已是人烟稠密,文化繁荣。历史学家范同寿这样描述史前贵州:“当世界许多地方还是一片荒芜、渺无人迹的时候,坐落在云贵高原东半块的贵州地区,早已是一派生机了。”
   以农耕文明为代表的贵州村落文化景观已经被贴上国际标签,由省文化厅、省文物局在贵州主持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雷山县控拜银匠村成为我省首个村落文化景观保护村寨。不仅如此,丹寨高要梯田、从江加榜梯田等不约而同成为“发现”当地旅游资源的因由,进入政府发展视野。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贵州居民留下众多独具民族特色的村落文化景观,仅是具有600年历史的文化村落景观就达1800个。“这是高度农业技术文明发挥精耕细作下的智慧,贵州山民对山川、河流的利用,不仅养活自己,还形成了美丽的风景。”省文化厅厅长徐圻说,这是对自然的敬畏和适应,是人与自然的高度和谐,是对文明的价值的印证。
   当人类物质文明高度发展,“追忆”成为经济发达地区的特权,当欧美人、日本人全世界乱跑看他们遗落的世界时,我们仅存的一些村落形态足以成为他们羡慕不已的另类生活体验。
   贵州农耕文明展现的乡土文化生活图景,越来越成为众多外来者的“看点”。记者不禁回忆起十几年前的一个夜晚,普安铜鼓山,考古者和孩子们在村子里一起“等月亮”,等待诗意的生活。整个贵州的发展动力,都源于这些深深根植于贵州乡土大地、农耕文明村落图景里被发现的文化符号和待搜集整理的文化新解。


   重点影视剧的打造,揭开了贵州乡土生活的镜像时代,影视以文化的载体再现贵州文化的符号


   多元共生的民族文化像美丽的碎片,散落在贵州千万个村落之间。探查隐藏其后的文化精髓和隐秘,关注其对于山地各民族的思维、情感、信仰、意志,以及生活和行为方式的功能作用具有决定性意义。
   来到寨子,就地躺在一片青草上,随手拔一株草放到嘴里细细咀嚼,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天空蔚蓝。无疑,我们正在经历的贵州,宁静恬淡、温厚富有、令人着迷、让人向往。那些自然的、神秘的、人文的、乡土的,我们一直苦苦寻觅的生活方式,在贵州的山乡都能找到。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省委宣传部引导实施的重点影视剧打造,无疑揭开了贵州乡土生活的镜像时代,为外界认识贵州打开了一扇敞亮的窗。人们开始在影视里“体验”贵州美丽的山地背景。
   去年3月5日,全国“两会”期间,贵州题材影视剧《绝地逢生》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开播,这是继2008年省委宣传部出品的《雄关漫道》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播出后,贵州影视剧在中国高端影视平台亮身,上亿国人在高端媒体上阅读到了贵州美丽的乡土。《绝地逢生》被誉为“一部中国农民的心灵史诗”,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影视部副主任傅思说:“贵州人文、自然资源都为影视产业提供了非常好的发展空间。”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明振江少将在3月14日的《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时称,《绝地逢生》是一部紧扣时代主题、反映生活本质的电视剧佳作,是科学发展的艺术呈现。
   由贵州日报报业集团与北京艾美思特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电影《水凤凰》里的主人公、水族优秀教师陆永康36年“跪教”的坚毅,代表一种地域性贵州文化精神。“凤凰”是水族的图腾,陆永康是水族人心中的凤凰,《水凤凰》中的水族服饰、水族木楼、波光粼粼的梯田、缠绵的水族歌谣得以一一展现。这部电影理所当然入选全国大学生电影艺术节。
   一系列影视剧不是凭空出炉,而是相关于贵州文化历史的重大题材,还有关于贵州日常生活普通人家的故事。《雄关漫道》、《杀出绝地》、《绝地逢生》先后在央视一套、八套黄金时段播出,正在拍摄、制作或即将进入电影院线的影视作品有《云下的日子》、《决不言弃》、《茅台镇》、《二十四道拐》、《浙大西迁》、《惊天动地》、《奢香夫人》、《旷继勋》等。影视以文化的载体再现贵州文化的符号,外部世界从这方小小影视天地进入贵州丰盈无比的广袤大地。


   文化是软实力,发展是第一要务。文化软实力的竞争,要看人的素养和文化的特征


   在历史发展进程中,贵州文化形成独特的分布格局,全省各种民族文化形态相对独立集中在一定环境局域内,形成独特的文化板块和文化生态区。大致分为:黔东南州苗侗区、黔西南和黔南布依族文化生态区、安顺、黔西南夜郎文化区、遵义巴蜀文化及红色旅游文化区、毕节市乌蒙高原文化区、六盘水市凉都文化区、铜仁地区梵净山文化区等。黔东南、遵义等文化区已经形成成熟的文化发展模式,更多的文化区有主导性定位,但仍以“文化塔台、经济唱戏”的初级功利性发展理念思考“文化”的功能,而未站在文化软实力和跨越式发展可持续效应上政府主导引领文化发展思潮。
   贵阳文化中心区的打造还有待本土文化觉醒和文化认同的建构。目前贵阳市委、市政府正在打造的“爽爽的贵阳”和“生态文明城市”也还是一个发展理念,与本土文化生态的结合及推广度有待加强。
   黔东南州是世界苗族、侗族文化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的中心,这里树木参天,森林延绵,自然生态保存完好。尽管在过去的20年里,黔东南的文化价值和生活价值在政府的推动下和世界人民的体验下得到广泛推动,各县主办的节日大大地推介了各地的民族文化认同度和发展意识,但以苗侗歌舞为代表的表演化、舞台化的大众工业旅游的盛行,不一定是最好的发展模式。
   黔西南提出“差异性”文化发展理念,激荡着打造布依族文化核心区的热潮。诸如望谟的布依族民族节日“三月三”,普安的布依族“六月六”,安龙的布依族传统曲艺艺术,册亨的大型布依族现生态舞剧《利悠热谐谐》,还有考古发现的汉代遗址和国家级文物等。黔西南州师专的龙青松老师提出“南北盘江文化生态区”的大文化保护和发展概念,在区域性文化概念下历史文化纳入视野。
   “文化是软实力,发展是第一要务,我们软的东西不够重视,与发达地区‘拼文化’的现状很不相同。” 徐圻说,国家和民族的竞争还是文化软实力的竞争,还是要看人的素养和文化的特征,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省委省政府发展文化事业的神来之笔,使美丽的贵州文化走向世界舞台


   打开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遗产名录,赫然列在其间的贵州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有苗族古歌、刻道、布依族民歌、瑶族猴鼓舞、黔剧、彝族漆器髹饰技艺、安顺地戏、布依族八音坐唱、水族马尾绣、苗寨吊脚楼营造技艺等共计62项101处,各少数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占到9成以上。全省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440项,市州地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822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3438项。共有三批国家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46名,首批省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93名。这些珍贵的遗产名录组成了贵州丰富的文化资源,在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里也位居前列。
   2005年以来开展的“多彩贵州”系列活动,可谓一场贵州文化的革命,一段贵州文化的意识提升和文化认同重要历程,迄今已成为一个响亮的贵州文化品牌。“多彩贵州主题文化活动全方位、大态势地挖掘、整合文化旅游资源,为以歌舞为突破口实现贵州文化崛起以及发展文化产业奠定了资源和人才基础。”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晓云说。
   “多彩贵州文化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政府引导和推动的作用非常巨大,这源于政府的原动力。”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旅游学院副教授禄佳妮认为,对文化的重视是一个慢慢的过程,尤其在我们的文化基础性研究还非常缺乏的条件下,不宜急功近利搞旅游开发。如果缺乏这样的基础性研究,系列的文化产业如动漫、出版、影视等都缺乏基础,她呼吁政府出台政策和加大投入,引导精英层学者的研究,提升民众对文化的参与和关注度。 
   “多彩贵州鲜明浓烈地表达了贵州文化,贵州文化需要再创新篇。”省社科院文化所所长王路平说,多彩贵州注重娱乐文化,人类文化的核心还是文学、艺术、哲学、宗教等精英文化,以其解决人的价值观,寻找精神家园,灵魂的依托和生活的根据。“王阳明打上贵州文化的烙印,”6月25日,上海世博园意大利馆“城市与文化遗产:创新技术提升文化遗产传承研讨会”上,王路平受意大利政府邀请作阳明文化的专题发言。他说,“龙场悟道”的王阳明有很多大智慧,政府决策部门应加大宣传力度,扩展王阳明的国际性影响力。
   “从多彩贵州、影视贵州到人文贵州、道德贵州、思想贵州。”贵阳学院副院长王晓昕提出“思想贵州”,建议文化贵州打造的几个阶段。他认为文化贵州集中在“文化的人”上,人的思想境界提高了,人的学习能力增强了,才有文化贵州的历史缔造者和拥有者。“文化的力量来自人的存在,人的存在是有意义的,未经思考的存在不是真正的存在。”王晓昕说。


   “文化贵州”呈现的多元文化视界和多元发展路径,在贵州60年发展历程中可圈可点


   徐圻说:“贵州最丰富的文化遗产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为代表,侗族大歌要走出简单的展示和表演,需要一个大思路和大战略。”
   如果说侗族大歌的延伸性文化战略、“多彩贵州”、重点影视剧的打造都是政府主导的文化产业“大手笔”,让我们走进贵州广袤的大地,走进田野,去看看那里正在发生什么?
   6月初,惠水县雅水镇政府枫染传习所里,杨昌飞的私人“博物馆”向大众展示着村民带来的各种枫染作品。杨昌飞十几年前还是附近一个村的农民,后来考到镇上当老师,学美术,着力发展枫染。前几年,惠水枫染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他想着怎么把产业做大。
   6月22日,榕江县塔石乡宰勇村乌吉组山道上车辆呼啸而过,两旁的山崖云雾笼罩,苗族妇女任志芳站在木屋前晾晒蜡染。晚上,她给在贵阳的“朋友”打电话:“有人要订蜡染记得给我说啊,有机会到贵阳来画蜡记得通知我哟!”
   这样的案例非常多,记者在近半年的采访中发现,市场的激励让传统的手工艺呈现勃勃生机,很多苗族妇女开始拾起多年的针线和蜡刀,不用出外打工,每月也有上千元的现金收入。
   显然,政府引导实施贵州文化的开发已经在民间形成一股巨大的合力,使得民间文化旅游产业生机勃勃,地方文化在市场的激励下得以传习。
   “是贵州本土孕育了贵州文化市场,很多新人的文化创造离不开对贵州文化的经营。”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姚远说,“有一批人创新了贵州文化观念,开拓了文化市场,利用了贵州丰富的文化资源,为贵州文化的推广和整合做出了贡献,这也增加了对贵州文化的信心,增加了贵州人的文化自信,加深了贵州人对本土文化的依赖和尊重。” 
   诚然,以市场为导向的贵州文化发展,还面临历史挑战。对历史文化和典型性民族叙事的文化解释尚需进一步关注,以引导民间对于文化资源的认同和合理利用。
   我们看到,过度的市场化导致文化遗产的快速消失已经成为共识,短期政绩考核观下的“文化打造”是否足够看到文化可持续发展值得商榷。以“吸引眼球”为目的的文化产业走向大众观光的工业旅游,模仿云南等地的文化旅游发展对贵州独特语境和文化生态的破坏,也不容忽视。
   一旦贵州把自己推向世人体验的前沿,对其乡土文化的挑战将是巨大的。这将进入一个奇怪的悖论,当我们越来越多地让外界感受这片神奇的土地时,她在越来越多地失去她的差异性。失去了,又有谁来重新打量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对贵州人来说,如何妥善处理现代化冲击与传统继承之间的关系,关系切身的现实发展问题。贵州的未来,最终是贵州人自己成就的,希望贵州在贵州文化精神的守望里把握好发展的契机。
   “进市场的目标还是为人,经营市场不是目标只是一个手段,而且不是唯一的手段。”王晓昕提出,应该在旅游当中注入人文因素。道德贵州、思想贵州的打造需要加强法制建设,在贵州文化建设中,这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可以说,在贵州建省600年历史上,近5年文化在贵州的发展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提上重要议事日程。“文化贵州”呈现的多元文化视界和以文化为视角的多元发展路径,在贵州60年发展历程中亦可圈可点。我们要小心呵护这片文化的乡土,留下文化的生长和传播的土壤,让贵州文化生活在山地间激荡悠远的光亮。(王小梅)
   来源:贵州日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