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孤独的狮舞
务川“高台舞狮”:喝彩之余,处境尴尬

?





高台舞狮的“配角”——乐队


  
   核心提示
   ■ 昨天,是第5个全国“文化遗产日”,在遵义市博物馆,高台舞狮、黔北钱杆舞、红苗绣、踩堂舞等接踵登台,夸张的动作、通俗的台词、绚丽的服饰……赢得人们阵阵喝彩。


   A贵州有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项,两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62项(101处),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440项。其中,有的已“濒临灭绝”。


   B遵义务川的“高台舞狮”曾盛行于仡佬族,如今,当地只有一个农民能较完整地表演了。
   高台舞狮需8到12人,主角是“大头”和“小头”。“大头”指狮子,“小头”则指猴子。锣鼓声中,“猴子”和“狮子”追逐嬉戏,高难度动作不断。台子有的由7至8张桌子搭成,有的则多达10余张,桌子之间并没有固定,表演者也不系安全绳。


   C45岁的罗贤康,20多年前从父亲那里学会了扮演“大头”和“小头”,曾在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上夺得金奖,并应邀到省外“商演”。但因为年龄增大,许多高难度动作,他和搭档已无法完成。表演精彩程度下降,人们也失去了兴趣,“有时,一年也难得演出一场”。
   继两个“小头”扮演者离去后,20多年的“大头”搭档,去年也外出打工,罗贤康的高台舞狮,无法演出了。罗曾打算收徒,但先辈留下的古训,使他无法逾越——“大头”、“小头”技艺,传男不传女,传家不传外。


   D罗贤康用了近一年时间,终于在一周前勉强说服19岁的儿子罗云峰学艺——遵义市文化局通知,6月12日要在遵义市博物馆举行遗产日活动。务川高台舞狮,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必须参演。
   儿子罗云峰很有天赋,5天内,就学会了“大头”、“小头”的基本动作,可以勉强登台。不过,在昨天的演出中,可能是技巧掌握不当,加上同时扮演“大头”、“小头”体力消耗过大,尽管父亲有意压低了难度,并承担“倒挂”、“空中旋转”等全部危险动作,但罗云峰还是屡有失手……
   “这是一场没有完成的演出。”罗贤康尴尬地说,希望在3到5年后,儿子能担负起传承高台舞狮技艺的重任。但他心里十分清楚,仅靠儿子一人,根本无法演出。而且,染了头发的儿子,也许不会甘于一场演出几百块钱的收入。


   ·后记
   文化遗产之外

   乔大昌是一位民俗摄影爱好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开始拍摄各种民间文化活动,并向老人学习唱腔。近年来,他发现很多曾拍摄过的民间活动,已经失真。“有的是道具过于现代化,有的歌词、台词被篡改。”他认为,这些“口口相传”的艺术、技艺,正被人淡忘。
   “文化遗产植根于群众之中,应怀敬畏之心保护,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进行发掘、传承,避免断裂和变异。”遵义市博物馆馆长李良福说,文化遗产必然存在经济价值。而保护、传承文化遗产,也离不开发挥其经济价值,令传统艺术在现代社会传承有人,生存无忧。
   来源:金阳时讯-贵阳晚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