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民族银饰:乡土中前行的产业


   贵州少数民族、特别是苗族对银饰的喜爱,在世界上千个民族中是极为罕见的,被称为嗜银的民族。在重要节日和庆典活动里,苗族妇女身着盛装佩戴银饰,环佩叮当,欢歌笑语,自成一景。
   在这个工业时代,薪火相传的手工银饰,令人倍感亲切。贵州少数民族的银饰大者如银角,小者如银丝,鱼龙、蝴蝶等具有图腾崇拜、驱邪巫术、祈愿意义的符号饰品充满生活每个枝节。她们的银饰,是民族象征性的符号,是分支区别的符号,是个人年龄和性别的符号,每个符号都源远流长。
   民族银饰渐成旅游拳头商品
   6月18日,省经信委副主任龙超亚在“贵州省民族银饰工艺品创意开发培训”开班仪式上说,民族银饰,已经走出大山,逐渐成为我省旅游的一张名片,成为我省旅游商品中的拳头产品。随着市场意识的增强,银饰行业中的人才、市场的基本形成,产业集群在台江、雷山等少数民族村寨,和贵阳、毕节、铜仁等非少数民族地区的形成,银饰银器成为多彩贵州旅游商品“两赛一会”上的获奖最多的类别,而且还成为带动农村群众就业和致富的民生产业。
   银饰产业的突显,结合我省文化产业发展的实际,省委宣传部、省工艺美术协会针对民族银饰,在6月18日至6月21日举办“贵州省民族银饰工艺品创意开发培训”,特别邀请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我省高校及省工艺美术协会的专家,深圳珠宝首饰企业的老总主讲民族银饰设计、创意、市场销售等专题内容,旨在提高我省传统民族银饰工艺品的文化内涵,拓展产品的创意思维和产品的创新理念,以期达到传承地域民族文化和民族民间工艺品市场开发的互动发展。
   省委宣传部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产业发展办公室主任袁华告诉记者,把民族工艺产品作为文化产业中的特色产业来进行打造,关键是要培养出骨干企业,让骨干企业成为这一产业发展的主心骨。没有创意闯不出大市场,这样的培训,就是针对性地解决我省目前特色产业发展中的薄弱环节,拓展银饰设计、生产、销售人员的视野,进而推动他们对民族工艺品的知识产权保护。
   应邀前来授课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杨阳告诉记者,虽然全国各地都在力推民族民间工艺品产业的发展,她也应邀到一些地区讲课交流,但作为省级层面,集中对工艺品生产、设计、销售一线人员的培训,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凯里学院艺术系名誉教授杨文斌介绍说,贵州银饰内销大,外销市场正在形成,而且也吸引了外来投资者,贵州银饰由内需型向外销型过渡,估计每年银饰的产值超过1亿元。目前,福建银饰占领全国8成市场,贵州银饰虽然受到外地白铜材质、机械压制等低价银饰的冲击,但富含少数民族文化符号,手工制作精美的贵州银饰品牌走向国内外的条件已然成熟,贵州要做机械不能完成的精品银饰投入国际国内市场,但也要汲取国际先进的设计和制作工艺,创新发展我省的银饰工艺,才能让贵州银饰走得更远。
   省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郜凯在分析银饰产品市场的分类和定位后认为,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越来越多的机械化银饰产品充斥着市场,这些以追求流行时尚,使用镀银工艺的机械化银饰产品,占据超市和商场,形成银饰的主流市场,而以苗族、侗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为主的贵州民族银饰还是非主流产品。随着原生态民族文化的价值发现和贵州旅游业快速发展,带动了贵州银饰产品的发展,世界银饰的流行趋势也正在发生变化,我们应借此机遇,发挥贵州本土能工巧匠的传统技艺,形成具有民族特色风格和系统的银饰产品,迅速占据旅游市场,形成“区域主流”和“区域强势”。
   创新和传承同样重要
   传统技艺的失传,大都普遍面临一个困境:产业的萎缩。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我省民族民间工艺品的发展。通过连续举办多彩贵州旅游商品“两赛一会”,在展示民族民间工艺品、发掘民间优秀人才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去年4月,我省举办了首期民族民间工艺品开发高级研修班,邀请国内知名趋势研究、工艺品设计、包装装潢设计专家到我省授课,旨在进一步提升我省民族民间工艺品的品牌打造、包装设计、创意研发和市场营销等方面的能力。
   参加了培训的贵州黔粹行民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付国艳说,培训让她受益匪浅,至今仍和授课的专家和工艺大师保持着联系和友谊,上海专家还专门为其工艺品的设计和包装提出建议和规划,而且还给她介绍了业务。她也根据专家的建议,去年投资数十万元上马了包装体系。
   今年的培训班上,付国艳是最活跃的学员之一。在听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艺术设计系副主任千哲教授的课后,她拿出自己公司现有的一套银饰包装向专家请教,专家就其包装的颜色、包装材料、包装外壳上图片的信息含量一一进行了点评。“现在这个包装经专家这么一点拨,确实增色不少。”付国艳兴奋地说。
   贵州多彩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杨成勇,对此次的创意开发培训很感兴趣。该公司首创的苗家多彩珐琅银饰,攻克了两种材质相融的技术难关,还解决了苗族装框银饰变色氧化的问题,让贵州银饰变得色彩斑斓,获得2007年多彩贵州“两赛一会”旅游产品设计大赛一等奖。该公司的《珐琅多彩》银饰从全国2000多个产品中脱颖而出,获得2009中国国际旅游商品博览会10大金奖之一。
   和贵州民族银饰结缘10年,杨成勇感觉到传承和创新同样重要,如果没有创新将失支生命力,但如果放弃我们自己民族文化的本源,贵州银饰也将失去市场,要有一看就知道是贵州苗、侗、布依等民族元素和民族文化的银饰,外地游客希望来贵州买到的是能体验和感悟贵州文化的商品。民族银饰是贵州多彩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卖得最好的贵州民族特色商品之一。
   杨成勇认为,贵州银饰市场大有潜力,贵州民族银饰工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要通过真正理解贵州民族文化基础上来创新,才能给贵州银饰的发展注入活力。同时要规范市场,不能让简单模仿和粗制滥造损害了贵州民族银饰的形象。
   银饰是苗族人世代的伴侣,很多苗民以银为美,以银为富。地处黔东南雷山县的苗族寨子控拜,是远近闻名的“银匠村”,这里走出了我省第一个苗族银饰锻制技艺的国家级传承人——杨光宾。
   在北京参加完由文化部主办的“巧夺天工——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百名工艺美术大师技艺大展”,6月19日,杨光宾赶回贵阳参加“贵州省民族银饰工艺品创意开发培训”,课后,杨光宾觉得,“更要教会下一代继承好苗族文化,不能让它失传。”
   48岁的杨光宾成立了“雷山县杨光宾苗族银饰传承工作室”,带了30多个徒弟,他的儿子也是其中之一。学电子专业的儿子大专毕业后去深圳打工,在电视上看到贵州苗族银饰的纪录片,转而回到家乡跟爸爸学手艺。现在儿子免费参加由政府组织在苏州举办的工艺美术高级研修班,这让杨光宾对这一手艺的传承充满希望。
   虽然意识到自己民族文化越来越珍贵的家乡人越来越多,但杨光宾还是忧心忡忡:机械压制和仿造的银饰旅游商品正在风行,手工制作的苗族真正的银饰工艺正在消亡。但到过法国、荷兰、比利时、香港等地的杨光宾却明显地感觉到,外地人特别是外国人,不论机械压制的银饰多精美,他们还是喜欢手工的。如今的杨光宾更加坚定,传统技艺一定要保留好,一代代传下去,展示给世人。
   保持本真方有长久市场
   省文化厅机关党委书记罗运琪在培训班上表示,苗族银饰锻制技艺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也是保护这一技艺的重要手段。传承银饰中的工艺和传统是根本所在,机械进入银饰制作在所难免,机械制作和创新将会带来规模和市场,但要在创意中生产,保持手工艺和银饰制品中的民族文化内涵,保存民族文化特征和文化符号,贵州的银饰才有长久的市场。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唐绪祥早在10年前就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贵州银饰。2000年,唐绪祥到贵州踏寻8个苗族支系的银匠师傅,做了8套各个支系最本色的银饰,保存在北京服装学院服饰博物馆,作为金属手工艺教学的样本。他认为,贵州的民族文化得天独厚,由于较少受到汉文化和现代化的冲击,贵州民族民间的传统工艺保存完好,有的地方几乎没有受到旅游市场冲击,传统工艺体系保存相对完善,也就意味着独特的民族文化内涵和社会内容保存较好,这是非常可贵的。
   唐绪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完全做保护,不能将贵州民族银饰发扬光大,但完全做旅游商品的开发,放弃贵州民族银饰独有的特色,要不了几年就淹没了。目前来看,保护与开发全世界都没有完美的方案,贵州可否分两条路走:一方面根据市场做旅游商品的开发创新;另一方面,保护一批老一辈的手艺好的民间艺人,让他们做本土本色的民族银饰,让他们带徒弟,培养和一批有天分、手艺好的年轻人,让他们做精做细高端的银饰,保存好贵州民族银饰独特的内涵,这方面做好了,不仅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功德无量,而且对旅游商品市场也具有引导作用,但这需要政府和政策的带动和引导。
   千哲认为,贵州要拼经济,拼不赢发达地区,而民族文化领域,贵州有独特优势,现在各地都在大力发展传统手工艺的文化特色产业,贵州要保持手工艺中的“土”,这个“土”是贵州民族民间特色手工艺中本真的文化内涵。(黄蔚)
   来源:贵州日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