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由“安顺地戏”告张艺谋说开去

?


  
   近日,贵州安顺市文化局状告张艺谋的电影《千里走单骑》侵犯“安顺地戏”署名权一案在北京开庭。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一案”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安顺方面认为,《千里走单骑》中的重要情节线索“云南面具戏”,其实是安顺独有的“安顺地戏”,是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张艺谋及其影片从未表明“云南面具戏”的真实身份,这严重侵犯了“安顺地戏”的署名权。
   看到这条新闻,我的第一反应是“恍然大悟”,因为我一直以来将片中的地方戏曲当做是云南当地的文化遗产,还专门煞有介事地给朋友推荐过。现在看来,我的这种“无知”完全是由张艺谋一手造成的。在信息时代,媒体就是整个世界的塑造者,我们的知识和观念,绝大多数都被大众媒体所掌控。从这个角度来说,张艺谋及其电影团队对传统文化的“不负责任”,的确误导了观众,并引起了文化传播上的负面效果。
   随后,我在网上搜索“安顺地戏”,了解了它悠久的历史,独特的表演形式,以及和众多“非遗”一样在社会变迁中正面临的困境。安顺文化局提到,这个戏种被称作“中国戏剧的活化石”,足以显示其重要的文化和历史价值。但是,这样一个重要的文化遗产,我们大多数人都是通过这场官司才开始知晓,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但是更令人遗憾的,是被告张艺谋的团队对此事不以为然的态度。他们认为,《千里走单骑》只是一部故事片,而不是纪录片。所以在电影创作中,所有运用的道具和人物,都是虚构的,电影也没有披露其真实性的义务。另外,张艺谋方面还提出电影是在2005年拍摄的,而“安顺地戏”成为“非遗”是在2006年,时间并不吻合。
   这样的说法,看起来有点道理,却经不起仔细推敲。首先,如果电影是虚构的就可以不对其内容原型负责,那么电影中的所有演员也都不应有署名的权利,因为观众只需要知道他们所扮演的角色的名字就足够了,这显然是不符合规则的。在影片中出现的戏剧,和演员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演员的所有者就是演员自身,很容易界定,而地方戏的所有者却很难定义。这也就使得张艺谋必须要对演员负责——在演员表中写上其真实姓名,但不用对“安顺地戏”负责。
   其次,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都犯了一个概念上的错误。他们认为“安顺地戏”的“非遗”性是问题的焦点。其实,无论“安顺地戏”是不是列入名录的文化遗产,都应该被尊重。张艺谋的做法,就好比一个人借别人的车开了两天,可还车时候不但一句谢谢都不说,还“据理力争”地说:你这个车第一不是名牌,第二不具独特性,我为什么要谢谢?用了甲的东西,获得了实际的好处,连声谢谢都不提,还让别人误以为这东西是乙的。不知道针对这种行为法律上如何界定。但从情理上,这说不通。
   张艺谋一方还认为安顺文化局是在借机炒作,这种指责也毫无道理。本来没有那么好的货,而非要把它说成是独一无二的东西来吸引眼球,这才是炒作。而“安顺地戏”已经证明了自己文化遗产的价值,它对“正名”的要求,至多是一种宣传。虽然有借机宣传的成分在其中,但本身无可非议。
   其实,安顺方面这种出于无奈的“宣传”,正体现了现阶段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所面临的共同困境:缺乏关注、缺乏资金、正在消亡。现在国家级的“非遗”名录上的各种戏曲、文学、曲艺等有上千项,虽然顶着“非遗”的美丽名号,但绝大多数遗产的处境都十分艰难。遗产的继承者和文物部门的管理者,每天都在为如何博得更多关注而苦恼。通过这场官司,“安顺地戏”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能够获得一定关注,但我却由此想到了更多默默无闻、默默消失的民间遗产。
   一种地方文化总会随着历史的变迁而发生变化,一项遗产,当它失去了生根发芽的文化土壤之后必然会衰落。所以,我们保护遗产,既要保护它们的形,更要保护它们的精神。遗产保护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文化精神。既然如此,张艺谋道个歉,又有什么不妥呢?
   来源:中国青年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