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千户苗寨走访鼓藏头

?


千户苗寨走访鼓藏头
苗族妇女在给西江鼓藏头敬酒
可爱的西江女孩


   “沿着歌声走贵州——外籍记者贵州行”大型采访活动于4月23日正式启动。本报将于今日起刊登本报随行记者“沿着歌声走贵州”博客(http://blog.sina.com.cn/yzgszgz)内容,向读者独家揭晓采访团的每一天贵州原生态之旅。
   4月27日,“沿着歌声走贵州”大型采访活动来到被称为“千户苗寨”的西江。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0年西江将迎来苗人最盛大的节日——十二年一遇的鼓藏,而今年正是这个壮观的节日的起鼓之年,于是记者与此次到来的外国专家一道采访了主持这项祭祀大典的西江鼓藏头——唐守成。
   鼓藏节是一个分地域祭祀祖先的节日。祭祖也就是祭鼓。西江小学的教师唐守成从28岁起,就按西江苗族的古规继承父业当上了西江的鼓藏头。
   唐守成告诉记者:“我父亲是西江鼓藏头,1994年去世。鼓藏头就是人们说的‘苗王’。”唐守成继任鼓藏头,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议榔”仪式。在阴历八月的猴日早上,西江的4个村、一共18个寨子的寨老、支书、村长都来了,有六七十人。他们抬来了糯米,送来了钱,准备了鸡、猪、红布,镇政府也派员参加。议榔在这西江千户苗寨几十年一遇的聚会中开始,村长郑重宣布,按照苗族古规,由已故鼓藏头的小儿子继任鼓藏头。苗人高举杯碗表示赞同。
   2010年西江的鼓藏节已经遥遥在望,如何操持好这个节日,鼓藏头唐守成心中已有规划:“今年是11月中旬起鼓,8月我将召集我们这个鼓社范围内的寨老、支书、村长到我这里,决定起鼓的具体日期。”按照古规,起鼓的日子是由鼓藏头来定的,当天,鼓藏头将与寨老一道带上鸡、鸭、酒和铜鼓到祖先确定的起鼓场祭祀,之后寨子里还要跳三天的芦笙。这项仪式2009年还将继续。
   来自英国的专家里奇对于外出打工的人增加之后,西江的苗族文化是否会流失非常关心。唐守成说:“我也曾经有这样的担心,但千户苗寨的孩子不管出去多远,他们都保留着苗家的风俗习惯,他们的孩子也都要学会苗语,每逢节日,他们也都会携家带口回到家乡,参加祭祀祖先的活动。” (记者 王燕达 余珉琨)
   西江,十二年一遇鼓藏节
   我曾经不止一次来过西江。每当车行至山坳口,层层叠叠的吊脚楼印入眼帘,淡淡的炊烟味儿随风弥漫,白水河的浪花涌起,山寨的鸡鸣狗吠阵阵飘来。
   这座全国最大的苗寨位于苗岭主峰雷公山之下,昨日的一场雨,让这座掩映在崇山之中的苗寨,雾气重重,宛若仙境。西江深厚的苗族传统文化积淀无处不在,大到隆重的节日,小到每一个日常生活的细节中。
   西江苗族的民俗可以写上几本书,而我最感兴趣的,是这里十二年一遇的鼓藏节。鼓藏节是一个没能完全统一的说词,有人写为“牯脏节”。其实,鼓藏节是一个分地域祭祀祖先的节日。祭祖也就是祭鼓。而牯脏之说,是因为绝大多数地方的鼓藏节都是杀牛祭祖,并称为“吃牯脏”,“客家”(汉人)文人便望文生义了。雷山县苗学会曾于20世纪90年代做过文字规范,统一为“鼓藏节”。还有人说是十三年一遇,其实,西江的鼓藏节是每逢虎年举办,虎年自然是十二年一个轮回的。
   没有文字的苗族在古老的鼓藏歌中有对鼓藏节诸多传唱。西江的鼓藏节在坎坷中走来。1938年(虎年)过了鼓藏节之后,中间中断了46年。20世纪40年代西江战乱频仍,不能举办。新中国成立以后,各种政治运动都将此习俗视为“封建迷信”,都不能办。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86年,才“开禁”举办了四十多年后的第一次鼓藏节。1998年11月再次举办,盛况空前。因为十二年才能举行一次,一任鼓藏头在他的生命历程中,也只能主持屈指可数的几个鼓藏节。
   已故的西江文化老人侯老对我说过西江鼓藏节由杀牛改为杀猪的演变:清朝末年,西江遭遇从来没有过的大旱,井水干了,牲畜和人都渴死了。苗家已没有能力杀牛祭祖。于是鼓藏头召集“议榔”(“议榔”是苗族制定、修改乡规民约的重要聚会)。议榔最后决定,改杀牛祭祖为杀猪祭祖,在鼠年起鼓,跳铜鼓芦笙三到五天;牛年立鼓,跳铜鼓芦笙五到七天;在虎年九月吉利的寅日和卯日送鼓,由鼓藏头带领鼓群范围内的苗家,杀猪祭祖,跳铜鼓芦笙七到九天。
   由杀牛到杀猪,这使得鼓藏节不再成为一种沉重的经济负担。这是西江首创的、在节日民俗上意义深远的改革。这也说明,民风民俗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的,老百姓对民俗会有自己最智慧的选择。
   整个鼓藏节神圣的核心仪式就是节日凌晨杀猪祭祖。按古规,要鼓藏头家先杀猪,鸣放鞭炮,别家才能开始杀猪。这一晚,西江千户不眠,18个寨子在一夜不息的酒歌声中等待着鼓藏头家的炮声。 燕达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