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头发为保护文物而白——重庆白鹤梁题刻保护背后的故事

?

?

白鹤梁水下博物馆

?

白鹤梁题刻

?

白鹤梁题刻是三峡库区四大国宝级文物之一,它是矗立在长江上游重庆涪陵段江心中一块长约1.6公里的巨礁,只在冬春之交的枯水期才部分露出江面,这里留有三峡先民为测量长江枯水水位而雕刻的18尾石鱼,连续记载了长江1200年的枯水水位和枯水发生周期,被誉为“世界最古老的水文站”。三峡175米试验性蓄水后,白鹤梁题刻永沉40米下水底。
   为抢救白鹤梁题刻,许多人贡献了智慧和心血。最终,白鹤梁题刻以“水下博物馆”形式呈现,让世人常年可以观看。这里向读者介绍部分白鹤梁题刻保护背后的故事。
   葛修润:保护文物的岩土力学专家
   74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葛修润教授是岩土力学专家,这位研究岩石地基和土壤地基跟高层建筑关系的专家如何与文物保护结缘呢?
   1994年起,国家组织专家为保护白鹤梁题刻出谋划策,先后有天津大学提出“水晶宫”方案、长江水利委员会提出“水下掩埋、陆上复制”方案、三峡建设委员会提出的“岸边复制”方案和武汉大学提出的沿大堤修建“白鹤楼”方案。
   2001年2月,曾参与同庐山、敦煌石窟保护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葛修润应邀参加白鹤梁保护方案专家评审会,主要研究“水晶宫”和景观再造两个方案。“如果不能找到最好的方法来保护白鹤梁,将是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的失职。”葛修润说,“作为老科学工作者,我就感觉原来的方案不妥善,水晶宫方案很多很好的创意,但是由于是一个有压容器,就像一个潜水艇一样,里面是常压,人是可以进去的,但是外面有很大的水压,因此建了以后是非常危险的,上面的石头下来打了一下,有可能全部人都逃不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风险越来越多。还有的方案实际是把文物埋没了”。
   葛院士提出了无压容器方案,当时重庆市领导听得不太明白。回到上海后,葛院士一夜未眠,总结前面几个方案优缺点,创造性地完善无压容器方案,带着方案又到重庆。
   对此方案,当时有不少质疑。有人说200年后国家才有这么多钱和具备这么高的技术完成无压容器方案;有人说三峡工程再过两三年就要开始慢慢蓄水了,葛院士的方案听起来不错但时间来不及。
   评审会专家经一天半反复讨论后认为,该保护方案降低技术难度、节省费用,最重要的是不存在毁坏石梁危险。
   2003年2月13日,葛修润院士为白鹤梁量身定做的“水下宫殿”正式动工,即在题刻最集中石梁上建造椭圆形壳体,将题刻罩起来。工程由水下博物馆、连接交通廊道、水中防撞墩和岸上陈列馆四部分组成。
   方案被采纳,设计也做完,葛修润的事已做完,可他说,“无论怎么困难,我都要常到涪陵去看看白鹤梁,帮他们出主意。”
   2005年春节,葛修润夫妇在白鹤梁工地与工人过大年,正月初六回家,正月十四又到工地,与工人一起过元宵节。
   2006年下半年,工程再度搁浅。葛修润院士焦急如焚。最后,重庆市政府垫付1.5亿元,2008年下半年,工程再度开工。2008年12月底,葛修润又到工地“督军”。
   今年5月18日,倾注了葛修润心血的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开馆。
   黄德建:为白鹤梁准备“后事”未能见母亲最后一面
   “当你有幸畅游长江醉心于波光涟漪的涪陵江域时,别忘了,还有一块中华民族的瑰宝,在水底静静的发出不甚眩目然而却永不熄灭的光芒。”重庆涪陵博物馆馆长黄德建说。
   他介绍,上世纪末,大家都说没办法保留住白鹤梁了,我们就开始给白鹤梁准备“后事”。1998年,黄德建和涪陵博物馆的全体同仁在白鹤梁上风餐露宿,把白鹤梁题刻全部制成反模刻下来,希望用当时最先进的科技手段给后人留下一些东西。期间,黄德建的母亲病重,因为抢救工作忙,黄德建把母亲背到医院就跑到梁上,没能守在母亲病床前,不久母亲去世……黄德建至今觉得亏欠母亲很多。
   纪录片《白鹤梁忧思录》播放后,更多人关注白鹤梁的保护,白鹤梁因此“起死回生”。黄德建说,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威尼斯宪章》签署后,提出一个关键性保护原则,把过去地上文物保护和地下文物保护统一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是不能离开它所依赖的自然环境关系,白鹤梁的自然环境依赖关系就是水下。
   他说,大家思考是不是有不同于阿斯旺水库建设时切割搬迁阿布新贝神庙的方法来保护白鹤梁……终于,葛修润院士提出的无压容器方案被采纳。
   2003年,保护工程开工炮响,黄德建眼泪夺眶而出。今年,白鹤梁水下博物馆建成开馆,黄德建感觉这是对母亲最大的告慰。
   游客纷纷到白鹤梁参观。“人们到白鹤梁不仅仅是一种游览,还是一种关注……当年,我们在白鹤梁翻模的时候,我们看到南岸很多老百姓在注目,这就是关注白鹤梁,我们就感觉到身上的责任。”
   王川平:头发为抢救文物而白
   包括白鹤梁在内的三峡文物抢救保护工作,经历了从难点到热点到亮点的过程,为此倾尽心力的中国三峡博物馆名誉馆长王川平用与时间赛跑的精神完成三峡文物保护工作。他打趣说:“头发都是为三峡文物保护白的。”
   “白鹤梁的保护方案最先是讨论一个否定一个,眼见着三峡工程蓄水后水淹上来了,水下作业施工难度越来越大。最后敲定的水下博物馆方案施工大部分工程是在抢时间抢出来的,现在看来我们为白鹤梁的保护构造了完整的保护空间,”王川平说。
   “为什么我非常骄傲世界上第一座水下博物馆?我们实际上是代表人类在试验,这次试验表明了我们可以把我们水下的一部分遗产保护得非常好。也让它尽可能展示好,变成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文化。”王川平说。
   他介绍说,开始有人认为花近2个亿保护几块石头不值,但现在看来很值,以前只能在枯水季才能看到的白鹤梁,现在常年可以看到。
   王川平说,目前各地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最难的是环境整治,而白鹤梁的优势在于它采用水下博物馆的形式进行保护,无须进行环境整治,这将为白鹤梁“申遗”降低难度,并节省资金。 新华社专稿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