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打造中国第一座人类学博物馆
——记贵州籍女艺术家王平




  
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院内的侗族鼓楼花桥


   特约撰稿 / 陆青剑
   一根粗黑的大辫子,一袭缀绣着牡丹花的黑色衣裙,一副端庄典雅雍容大方的姿态,一张弥漫着自信和坚定的笑脸……在许多场合,中华全国工商联旅游业商会会长、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院院长、贵州籍女艺术家王平,总是给人留下传统与时尚相交织的深刻印象。
   1984年离开贵阳到北京后的24年,岁月在她的人生旅程中留下了许多变化,但有一点始终没变,那就是她那根“独立特行”的大辫子。在先锋和前卫概念不断碰撞的年代,这根大辫子显得特别另类,她甚至成了王平的一个特征符号。
   搭建中华民族文化大展台
   王平以前不仅是《花溪》杂志的编辑,还是一个画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览,是许多画家的梦想。王平到北京之后的第三年,就连续两次在美术馆的中央大厅展览个人作品。但当她的艺术追求上到一个新的台阶之时,她却选择了离开。因为她认为,真正的艺术最高境界是在人民之中。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旅游业市场经济和呈现出的蒸蒸日上的景象,许多人都进入“商海”中,王平却认为:越是民族的,越是国际的,如何把握我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才是她的奋斗目标。当时我国一直在为申办奥运会作努力,如果从人类学的角度来构建一个具有民族特色的实体环境,比如中华民族博物院之类,对外介绍我国多民族的古老文明,表现我国各族人民的团结、勤劳和善良,那将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而中国56个民族的文化积淀,则是这个实体环境的核心内容。
   王平是个实干家。在她的奔走下,1992年,工程浩大的中华民族博物院建设项目拉开了帷幕。作为我国第一座大型人类学博物馆,它将建设中国56个民族的博物馆分馆和景区。这是一项庞大的、建设周期漫长的工程,从设计到施工直到全部开放接待游客,王平主持这个项目整整17年。
   设计伊始,王平就将“既亲切热情,又具有文化气息”的核心理念贯穿在每个环节和细节之中。她认为,造“山”造“势”引进“生态环境”,造“村”造“寨”引进“人文地理”,造“歌”造“舞”引进“少数民族”,这样的露天人文博物馆,才会让人产生一种回到久违的家中的感觉。
   博物院内各民族建筑及园林小品,都由当地民族工匠亲自建设。独具民族特色的建筑原材料,全部由各民族地区采伐运送到北京,如布依族建筑的贝页岩、苗族建筑的杉木、彝族建筑的木瓦板等。除了按1∶1比例复建的一些具有保护价值的建筑之外,博物院还将某些地方已经废弃但仍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建筑整体搬迁到园内,以旧还旧。保持民族文化的基本原貌,这是艺术家王平始终坚持的观点。
   中华民族博物院的建设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大力支持。博物院一立项就被列入北京市“八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一期工程是新中国成立45周年重点工程,二期工程是新中国成立50周年67项重点工程之一,也是国家奥林匹克公园重点建设项目和2001年北京50项重点工程之一。
   百姓用品是文化的根
   搜集民族文物和建筑是一件很辛苦的事,王平和她的伙计们煞费苦心,在全国各地四处“撒网”,寻觅“宝贝”。为了不使民族文物大量流失,王平和博物院工作人员到少数民族地区向当地群众宣传保护民族文物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他们跋山涉水,走街穿巷,为博物馆收集了不少文物。其间,他们经历了不少坎坷。
   有一次,王平在香港的一条古玩街,发现了一辆骡车。以前这种车在北京可以经常见到,可现在却已很难找到了。在得知当时北京没有一家博物馆收藏骡车时,她高兴地买下并把它海运回内地。然而在经过海关时出了麻烦,海关要按进口小轿车的标准收税。他们跑了很多部门,费了很多周折,最后在新闻界的大力支持下,此事才得以圆满解决。
   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院一边建设,一边结合奥运会的筹备推出体现以“人文奥运”为主题的民族文化活动。经过精心策划,相继推出16个民族文化遗产的展示板块,同时还举办纳西族东巴文化展示、传统纺织技艺展示、大型民族民间文物陈列《庶民——我们的历史,我们的根》、中国传统生活用品展览、中国的各民族图片展览,等等。这些展示,用动态和静态的方式,从不同侧面展现了我国少数民族传统节庆文化、传统民间工艺、传统宗教文化、传统人生礼仪文化以及民族民俗文物。
   游客对于这些内容显示出极大的兴趣,正在建设的博物院开始呈现出游客如织的景象。看见白族博物院内23个专题展览展出的如荷包、肚兜、酒具、茶具、文房四宝、发饰簪钗、弓弩箭具等百姓生活用品,国外游客感到中国之风扑面而来。为什么要展示老百姓的生活用品呢?
   王平的理由是:“人类学是研究老百姓的历史的,关于帝王将相的文物展览很多,我们做的是百姓生活中的文化遗产的展览,这样才能直接地让人们感受到‘中国文化之根是基于民间之中的’道理。”
   比起这些展览展示来,最让王平激动的还是博物院中的各民族代表——那些来自大山里的男孩女孩。“这些孩子正代表自己的民族向世界展示原生态的民族文化,他们不需要流利的英语,不需要详细的解说,人和人面对面的时候是可以交流的。他们带来的是欢歌、善良、爱和毫无修饰的真,就像在自家的火塘边迎接远方来的客人。我们的民族文化应该有一个这样的传播基地。”
   “国家名片”恢弘巨制
   2008年7月底,俄罗斯族博物馆封顶。至此,56个民族的博物馆全部建设完毕。那条在2007年之前用“奥运”命名的大道,改成了“民族大道”,它的一端直通新建的地铁道口,另一端直达着名的“鸟巢”。博物院总投资高达八亿元人民币,占地50公顷,有大批复原陈列景观,包括建筑环境、人文活动、民族文物和专题展览四个方面,院内共建有1∶1民族馆景区56个,1∶1民族家居复原陈列34个,主展馆一个,还有300余座民族景观建筑。如果要看完全部的景点,没有七个小时实现不了这个目标。若是只观看每个民族的建筑,也需要两个小时。
   这个“巨无霸”,构成了奥林匹克公园的文化活动中心,它与故宫、民族文化宫、北海、中山公园一并称为北京五大公园。看着这幅以壮观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民族长卷”,王平突然感觉到她完成的不是一件旷世之作,而是一张内涵丰富底蕴深厚的“国家名片”。
   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华民族博物院接待了大量的外国游客。从8月1日起,该博物院举办了中华民族祝福奥运——各民族大节庆活动,推出了傣族泼水节、景颇族目瑙纵歌节、白族火把节、土族纳顿节等,以庆祝奥运盛会。具有浓烈中国色彩的节目吸引了无数游客的目光,游客在惊讶中国民族文化如此五彩缤纷的同时,也了解到了中国这个东方文明古国为什么对世界有着如此重要的贡献。显然,博物院整体呈现的,是一种极具魅力的文化磁场。
   北京中华民族博物院成了一块响亮的招牌,中央就曾连续三次选择这里举行建国45周年、建国50周年、建国55周年庆典民族部分的大型活动。自博物院开馆的那天起,博物院就自动承担向外国介绍中国民族文化的重任,这里显然成了外国游客了解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从利用刊物传媒和绘画艺术向国内大众传播文化,到利用大型实景向世界传播文化,王平的这一转变,实际上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一个中国文化人心路历程的缩影。
   王平用17年的时间,在旅游文化与体育文化之间建立了一种崭新的解读模式,这种执着精神令人钦佩、刮目,世界一些与奥运有关的重要会议和活动,不时向她发出邀请。2008年5月上旬,英国王室举办纪念奥林匹克运动会诞生一百周年活动,王平作为2008年奥运会主办国的代表,被英国女王邀请在温莎堡共进晚餐。当时参加活动的只有30多个客人,他们大都是曾主办过奥运会的国家的奥委会主席,唯有王平以文化使者的身份出现。在被邀请的名单上,人们发现,她是亚洲地区的唯一代表。当英国首相布莱尔向她举杯示意时,她感到“中国”这两个字沉甸甸的分量。
   旅游情缘越结越深
   对弘扬中华文化的贡献,使她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也让她担负起中华全国工商联旅游业商会会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的重任。她主持旅游业商会,可谓风生水起。比如与世界旅游组织建立对话关系,争取世界私营企业、旅游企业对中国旅游业的支持,2004年9月10日在香格里拉与世界旅游/旅行理事会(WTTC,该组织占有全世界旅游产业的45%)主席签订的合作协议书,证明这种努力的成功;比如代表中国的非公旅游经济和私营企业WTTC每年的高峰年会;比如由中华全国工商联旅游业商会和世界旅游/旅行理事会这两个组织,共同向中国政府提供中国未来三年旅游发展的白皮书;比如每月定期发布中国旅游业每个省市的投资信息或旅游资讯;比如从2005年开始在中国主办每年一届共四届的国际旅游小姐冠军赛,以宣传中国中西部的旅游资源,促成国内外相关组织和客商对中、西部的旅游投资。每一个“动作”,王平都做得尽心尽力。
   从2007年起,中国开始实施向非洲提供旅游帮助的计划,王平成为了中非商会旅游合作委员会的主席。非洲的旅游资源令人神往,但地区政局动荡给旅游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中国的支持,无疑给一些国家带来了曙光,比如肯尼亚和埃及,在中国的帮助下,其旅游业发展势头迅猛。但2008年的政变,使肯尼亚刚刚复苏的旅游业重新陷入一片沼泽之中。王平说,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旅游发展,政局稳定、社会稳定是第一要素。尽管非洲的旅游业发展困难重重,但她这个会长不会放弃对非洲旅游国家的关注和帮助,她知道,某种意义上,她代表的是中国。
   从贵州走出去的王平对家乡的旅游资源有着深刻的认识。她说,这几年,贵州对旅游产业发展非常重视,旅游发展步入快车道。放眼全国,这种发展速度在全国是处于前列的。特别是省领导不断到省外大声吆喝,宣传贵州,这是全国少有的新鲜事,对此她感到非常欣慰和感动。“只有领导重视,政府推动,旅游业才会兴旺起来。”这几年,她不时带领旅游客商到贵州考察,“试图为家乡的旅游发展做一些实事”。
   长期以来的欠开发,致使贵州的民族民间文化和自然资源保护得比较完整。走过全世界许多地方的王平说,在旅游资源的原汁原味这一点上,贵州当属全国第一。但目前贵州也面临着如何解决开发与保护这对矛盾的问题。去年12月,她派了一个七人考察队伍回故乡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贵州的一些景区比如黄果树,在保持原汁原味上缺乏长远目光,如一些正宗的石头房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钢筋混凝土构筑的外面贴着一些石片的房子。“对客人来说,这种改变没有一点吸引力。游客要看的,是冬暖夏凉的那种布依族石头房。”王平希望这种现象会引起政府的重视,“因为游客来贵州,是冲着原生态来的”。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