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清镇腰岩口弦文化




清镇腰岩口弦

  

口弦声引来了芦笙手

?

穿着苗族服饰的住显会在吹心爱的口弦

?


   如蝉的翅膀在轻轻颤动,如风在低声吟唱。是什么,让这小小的乐器发出如此奇妙的天籁之声?在清镇市流长乡腰岩苗寨,第一次听到口弦的乐声,心立刻被一种莫名的感动包围了……
   汽车驶过清镇,在弯弯的山道上绕来绕去,穿过山间的层层白雾,行驶了将近两个小时,终于到了流长乡腰岩苗寨。
   一眼看去,这个群山环抱中的寨子秀丽而安静,一些身着艳丽苗族服装的女子成了寨子里最生动的点缀。听说我们是来寻访寨子里有名的口弦吹奏者住显会的,一位路过的苗族妇女立刻热情地把我们带到了她家。
   我们向住显会说明了希望了解口弦这一苗族乐器的来意,这位朴实的苗族妇女高兴地笑了,赶快返回里屋穿上她用一年多时间绣制的自己最漂亮的服饰。出来时,住显会手上还多了一件小小的竹筒。她告诉我们,竹筒里装着的就是外公亲手给她打制的口弦,这只小小的口弦已陪伴了她20多年。
   住显会拿着竹筒的样子显得很郑重,细看这个竹筒,大约10公分长,直径约2公分,竹筒上刻满了精细的图案。听住显会说,这些图案是在苗族文化中具有避邪寓意的八角花,都是她自己刻的,除了装饰,更重要的是她认为这些图案可以对心爱的口弦起到护佑作用。和竹筒相连的,是一根艳丽的花线,花线还以一个绣工精致的香包作装饰。这些缠缠绕绕的物件简直就是独特的手工艺品,不知倾注了女子多少绵绵的心思。
   住显会将竹筒的盖子打开,轻轻松开穿入竹筒的花线,花线连着的精巧的口弦便掉在她的掌心。她左手执弦把,将口弦挨近双唇,右手拇指不知拨动着口弦的什么地方,一个奇妙的声音便袅袅地在屋里漫开,在场说笑着的几人立刻安静了下来。
   如蝉的翅膀在轻轻颤动,如风在低声吟唱,如诉如歌,如絮絮的低语……这弦声让人无比地感动,思绪陷入无边的想象。是什么,让这弦声如此动人?
   “珍贵的朋友,慢走喽,你要去参军,我在家干活等你来……”住显会说,这是刚才在弹奏口弦时,用苗语“唱”的情歌的歌词大意。听她这样解说,我们不禁感到诧异:她是何时唱的歌?不过细一回想,刚才确听见口弦声中似有苗族情歌的歌调。
   接过住显会手中的口弦细细端详:它由薄薄的金属铜片制成,长约7、8公分,宽不到一公分,形如一柄袖珍宝剑,自腰部中间截出一条宽约0.4公分,长约5公分的簧舌,伸向头部,头部呈三角形。住显会告诉我们,弹奏口弦时,“唱”是少不了的,不过这“唱”是用喉咙,喉咙发出的咽音与拨奏口弦簧舌发出的泛音结合,就发出了这种低低的、像是倾诉又像是歌唱的特别的声音。住显会说,口弦发出的音调又叫“口弦语”,要听得懂口弦的人,才能懂得这种语言。
   “去年约会今年来,好久不见你来,隔山隔水又难来,不会到你我心中好难过。”住显会接着又弹奏了一首情歌,弦声深情幽怨,“好断心噢!”一旁的一位妇女情不自禁地说。“断心”为苗语,其意是指一种爱恋的伤感。想必,这弦声让这位妇女忆起了年轻时对意中人难耐的相思。
   在朦朦胧胧憧憬着爱情的时候,苗家的年轻女子就开始学着吹口弦了,住显会就是在18岁的时候,跟着外公学吹口弦的。每当夜深人静时,少女便独自用口弦吹出自己心中所思。吹口弦的少女,清新中更多了一分优雅含蓄。弦声引来了几位多情的后生,少女随自己相中的那一位走出绣花房,在月光下的溪水边、树林里,少女用口弦与后生的芦笙相互倾诉心中的爱恋,弦与笙的应和中,人世间又多了一段美好的姻缘。
   虽然早已为人妻母,但口弦仍是住显会的心爱之物。忙碌一天之后,吹口弦是她最愉快的享受。就算遇上烦心事,吹上几段口弦,烦恼便在弦音中不知不觉地散去。
   “口弦有多少个音调?”我问。住显会笑了:“音调多得很,心情不一样,吹出的调就不一样。”
   住显会的话让我忽然明白了这弦音如此动人的原因,原来它是心的语言、自然的声音。
   在住显会对口弦吹奏的自豪感中,我们同时也感到了口弦面临着失传的危险:寨子的1400余人中,会吹口弦的仅有两三人。“现在好多年轻人都不会说苗话了,不会说苗话,就不会吹口弦。而且现在年轻人的娱乐多了,也不是很喜欢口弦。”对口弦的未来,住显会显得有些担忧。
   离开腰岩村时,一路上雾更浓了,隐隐约约,耳边,似有口弦的低吟浅唱……
   记者手记
   口弦,苗语称为“阿锵”,是苗族民间较早的乐器之一。据记载,大约在公元四世纪末,口弦就在四川、云南、贵州一带的少数民族地区盛行了。《乐书》、《汉宫阙疏》、《清朝通典》、《大清会典图》、《维西见闻记》等史料中都有关于口弦的记载。而在《中国苗族文学丛书·西部民间文学作品选》中记载的四首爱情歌辞,便是一篇篇语言质朴、情感炽热的口弦恋歌。
   在腰岩村的采访让记者感到了口弦的独特魅力,同时也对口弦面临着传承的危机感到忧虑。近年来,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非常重视,这已成为我国文化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但愿省市有关部门能对“口弦文化”进行积极的抢救、挖掘和利用,让口弦薪火相传。

自贵阳日报 记者 赵红薇 摄影 孙鲁荣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