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牛年赏牛联

?


   时逢丁丑牛年,笔者凑个热闹,来个牛年赏牛联。
   说到牛,人们自然会想到鲁迅先生的名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便是一副爱憎分明的有“牛”字的对联。
   明代孝宗年间,有个叫曹宗的人,七岁便能吟诗作对。一天,一渔民想试试他的才学,便出一上联要他对:“沙马钻沙洞,沙生沙马目;”
   “沙马”是一种鱼名,下联也须用一动物名与之相对才行。这时,旁边刚好有水牛在池塘里洗澡,曹宗见景,立即对道:“水牛食水草,水浸水牛头。”
   渔民听了心中叹服。
   明代兵部尚书于谦,七岁时便会读书,过目成诵,出口成联。一天,于谦患眼疾,母亲便给他梳了两个小抓髻,出得门去,被和尚兰古春碰上,他摸着于谦的两髻取笑道:“牛头且喜生龙角;”
   于谦见他不怀好意,立即反唇相讥:“狗口何曾出象牙?”
   有副短牛联也很有意思。明代举人戴大宾自幼好学,知多识广,善于对句。一日,一先生出一上联考他:“风鸣;”
   戴大宾脱口而出:“牛舞。”
   先生一听糊涂了问:“牛怎么会跳舞呢?”戴大宾说:“古书讲‘百兽率舞’,难道不包括牛?”先生这才感到戴大宾才学非凡。
   清代风流才子纪晓岚蒙学时,曾根据老师的要求作有一对子:“牛皮拧鞭鞭打牛;苇草织席席盖苇。”
   清代有个叫王寅的县令到任后,敲诈勒索,贪得无厌。一天夜里,有人在县衙门上贴了这样一副对联:“王好货,不论金银铜铁;寅属虎,全需鸡犬牛羊。”
   百姓们看了这副鞭挞王寅的嵌字对联,无不拍手称快。
   清代,河北天津府太守牛稔文,为子娶妻,风流才子纪晓岚派人送去一副对联:“绣阁团圆同望月;香闺静好对弹琴。”
   次日,纪晓岚上门贺喜,对牛太守说:“我昨天所作贺联,引用了君家典故,如何?”太守一经提醒,方悟。原来,纪晓岚的贺联上联运用了“牛郎织女”的故事,下联用了“对牛弹琴”的典故。全联未见一“牛”字,却皆用“牛典”,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堪称妙联。
   “帝女合欢,水仙含笑;牵牛迎辇,翠雀凌霄。”
   联中写到的八种花名又是草药名,串起来实属罕见,特别是“合欢”、“含笑”、“迎辇”、“凌霄”当作动词来用,则更为高妙。虽然是写花名或是草药名,因有一“牛”字,也算一副带“牛”字的牛联吧。
   “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脚,咩;水牛下水,水淹水牛鼻,唵。”这是一副流传于民间的对联,末尾“咩”、“唵”运用绝妙。
   旧时,一私塾先生课余闲走,脱口而念出上联道:“鞭打黄牛背;”
   正巧被迎面而来的讨饭小孩子听见,接口对了下联:“棍戳黑狗牙。”
   自 金阳时讯  作者 高启雯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