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苗族跳花

?


   正月二十,是普定木浪河畔的等堆村苗族跳花的日子。虽是初春,却没有灿烂的阳光,阴阴的天空还不合适宜地飘起了细碎的雪花。三乡五里的苗族同胞们却冒着严寒,盛装趟过木浪河赶来了,那艳丽的色彩,让人感到一丝春的暖意。
   碰巧临去等堆前,看过朋友写的一篇关于跳花的文章,那是一篇写得很美的文字,字里行间洋溢着浓烈的民族气息,不由得让我想象起那盛大的场景来。不知在这样的节日里,苗族的少男少女们,会是一种怎样的喜悦怎样的羞涩和怎样的欢乐,于是心里有份说不出的期待与激动。只希望乘坐的车能再快些,早一点去到现场感受这样的氛围。
   可是,非常遗憾,当我们身披霜花瑟瑟发抖地坚持着看了一个又一个节目时,却难以听到一首原汁原味的苗族古歌,也难以看到一个原生态的苗族舞蹈。看到的大都是苗族同胞们穿着漂亮的本民族服饰,踩着浓烈的现代点子,在跳彝族或傣族的舞。
   后来我们只好走到场外,专挑年龄稍长的寻访,想听到一些关于跳花由来的信息。有很多人都说:说不清,反正是从老人就开始跳的,我们就每年都来凑热闹。最后,找到一位50多岁的苗族教师,他说跳花他不是太清楚,但是关于服饰大概知道一些。他们的祖先是从江苏为躲避战乱才来到这里。他们属于苗族中的歪梳族。而妇女身上的裙子,一律在右边缝上99道褶,意即祖先们穿越了99座山,跨过99道梁才到达这里。裙摆上那横着的两道花,宽宽的那道是长江,而上面的那些小花,表示我们都是长江里的一条条小鱼,在里面游荡时激起了浪花,叫小鱼花。他还说,别看这是一套简单的民族服饰,可裙上的每一道褶,每一种花,以及裙身需用多少布,都很讲究,都记录着历史。他们虽不甚明了其中的意义,但他们知道,聪明的祖先把服饰当作一种对历史的记录工具。
   在这一场跳花中,除了他们的芦笙舞尚存一点本民族的东西,其他的都已变味。我心里不禁有一种深深的忧虑,一个称为民族乡的地方,一个能歌善舞的少数民族,却没有属于本民族的歌舞,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透过这场跳花,我也想,也许消失了的,不只是一些歌舞,那些属于我们的根、我们的魂的东西正越来越多地消失,等到有一天我们终于领悟时,会不会太晚?
   作者: 许迪梅 自贵州日报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