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一个沿江苗寨的本真故事
——走进锦屏县文斗村

?

?

文斗寨寨门

?


被雷击过的千年古银杏树树心

?


辛勤劳作的文斗人

?


传奇人物范二妹(左)和她的朋友在打草鞋

?


当地文化人杨秀亭给记者讲解文斗碑文


   文斗苗寨位于锦屏县城西南部,距县城30公里、距三板溪水电站坝址8公里,坐落于海拔600至650米的半山腰中。全寨400余户,2000余人,苗族人口占98%,辖10个生产小组,总面积约11.5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95%以上。整个村寨被600多棵参天古树环抱,300多幢清一色的木质吊脚楼掩映在翠竹和灌木丛中,环境幽雅,被誉为“百年环保第一村”。
   从锦屏县城码头,坐渡船沿清水江前行四十余分钟,就来到了“只通水路不通陆路”的文斗村。这个藏在清水江边山腰子上的村落,距乡政府水路12公里,距县城水路30公里。“文斗”之名蕴涵了小山村要出人才的寓意,“文斗,文斗,就是希望村里出文斗星的意思。”当地文化人杨秀亭这样对记者说。
   文斗虽小,却是个充满故事的地方。方才走进村口,故事就来了。文斗村口附近,有棵被雷击过的古银杏,树心早已被劈得空空如也,至今却还枝繁叶茂地生长着。曾有林业科技专家前来认证,说是古树树龄早已超过千年。
   枝干参天的古银杏下,流传着文斗的古老传说。相传村里有一位苗族妇女,喜好刺绣,可以说绣遍天下花朵无数。有一次,妇女注意到村口这棵神奇的银杏树,枝头开满了小小的白花,于是她暗下决心要绣出世间最美的银杏花。无奈这银杏树长得太高,花朵又小,苗族妇女无法近距离一睹银杏花的真容。最终,妇女都没能绣出她所想要的逼真的银杏花,抱憾离世。临终前,妇女告诉儿女,一定要将她葬在这银杏古树之下,以表达她一辈子的怅然之情。
   如今的古银杏下,依然可以看到一处古坟冢,墓碑只有一半斜斜地露出土面,模糊的碑文可以辨认:“乾隆十四年姜母之墓”,但这传说发生在村里的哪一家,已不易考证。不过,传说表达出文斗人对大自然的敬畏,不得不让现代文明熏陶下的人们心头为之一震。
   和树有关的故事
   要说文斗人有很强的环保意识,一点不为过。也许,文斗人根本没有想过要“标榜”所谓的环保,也许他们从未把自己的生活态度和环保挂上钩,但是,文斗人在生活中与树木的和谐关系,不得不让人感叹。
   文斗人对大自然的态度很简单:尊重。几乎每一家人,都有一个与树有关的故事,那就是为儿女认“树干爹”或者“树干妈”。在村上头,记者看到几棵粗壮的大树上贴满了褪色的薄红纸,仔细辨认,上面的字迹还算清楚:“今有某某,拜寄千年古木老神位下,祈保免去三灾八难”,树脚下还有残留的香蜡。
   原来,为了给小孩的健康祈福,文斗人都会找来一棵健硕成长的古树,作为“庇护”。领了孩子认古树为干亲,贴上写有孩子身份的薄纸,以履行“认亲”仪式。之后,每逢过年、吃新等重要节气,文斗人都会带上鱼和米饭,前往树干爹、树干妈处祭拜,再以虔诚之心将祭拜食物带回家中给孩子吃。文斗人相信,这样做,孩子就可以得到树木的保护,日后定会茁壮成长。树木,就是文斗人精神上最尊重的事物之一。
   除了认干亲,文斗人遇大事都会栽上一棵新树苗:娶媳妇、生小孩……
   农历二月二,还是文斗的“敬树节”,人们要燃起香烛,给常绿的树木们“挂红”,以表达文斗人对树木的敬重之心。
   文斗的古树不少,而且都长得枝繁叶茂,文斗人认为这是因为他们的村子拥有一方好水土。村里有一棵500年历史的红豆杉,可算是镇寨之宝了。据说,七年前曾有人出一百万来买这棵红豆杉,村民们坚决不同意,“这红豆杉是村子里的宝贝,要是被砍走定会坏了风水,钱再多我们也不卖!”
   这事表面看上去,似乎是文斗人的封建迷信意识,但在讲究风水现象的背后,却是文斗人最为质朴的环保观念:大自然赐予的东西,我们千万不能去破坏。这是“天人合一”的最本真的表达。
   和人有关的故事
   到得文斗寨中,需爬陡峭山路二十来分钟。途中,遇到身背重挑的文斗妇女,看到我们气喘吁吁的样子,连忙对我们说:“可怜你们来!”同行的文化人杨秀亭见我们一脸迷茫,赶紧解释道:“这是土话,就是‘你们走这么远的路来,辛苦了’的意思。”文斗人的热情和质朴,不得不让你爱上和他们“打交道”的感觉。对文斗相当了解的杨秀亭,建议我们一定要去拜访文斗的一个传奇人物——范二妹。范二妹今年94岁高龄,已是四代同堂,她最为传奇的是相传年轻时曾打跑一只大老虎。
   武松打虎的故事谁没听过,可要亲眼所见一个真实版的打虎英雄,那不是件易事,尤其是在城市化“泛滥”的今天。记者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找到范二妹家。
   虽说已94岁高龄,可眼前的范二妹却精干、灵活,身材瘦小的她,脸堂红润,为方便干活,范二妹把衣袖和裤腿都高高卷起,露出一双赤脚。热情的她迎客迎到大门口,见到我们,她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伸出双手,热络地招呼大家进门作客。“你们来了,快坐下休息呦!”
   范二妹穿着简单的粗布衣裳,唯一的首饰是右手上戴着的一个“保命寿圈”,范二妹戴着它都几十年了。
   知道我们是来听打虎故事的,范二妹毫不矜持,绘声绘色地给我们回忆了发生在她22岁时的事:有一天,我带着十多岁的小姑去山里砍柴,走着走着,突然小姑不见了。等我回头一看,吓出一身冷汗,小姑居然被一只大老虎含在口中。我属龙,我不怕虎,当即我就把手中的扁担扔掉,嘴里咬着镰刀,奋力一跳跳到老虎背后,我上前狠命拉住老虎的尾巴,想让它把小姑放开。结果老虎发怒了,想朝我攻击,我一手死死抓住它的尾巴,另一只手拿起镰刀没命地朝老虎砍去。砍了三十多刀后,老虎放下小姑和我,逃走了。
   据说,第二天有村民在村子附近发现了一只死老虎,身上尽是刀伤。从此,范二妹打老虎的故事就此传开,成为文斗的传奇。
   当然,这个故事发生在遥远的七十二年前,真伪有些难辨,但范二妹这个老人家无形中给文斗的人文历史增添了一丝传奇色彩,让文斗成为名副其实的“有故事的村落”。单是打虎故事的口口相传,就让文斗变得很精彩。
   和碑有关的故事
   文斗的碑很多,修路、钻井、立规、改革都要树碑。从这些“物化”的文字资料可以了解文斗的历史和习俗。
   一块“六禁碑”反映了文斗人公德意识的树立。这块树在上寨寨门附近的石碑,立于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上面刻着这样的文字:
   “禁不俱(拘)远近杉木,大小树木,不许任人小儿砍削,罚银十两。
   禁各路之谐(街)分落,日后毁坏自己修整。不遵禁者,罚银五两,兴众修补。相传世代子孙遵照。
   禁四至油山,不许乱伐乱捡。如有人违,罚银五两……”在两百多年以前,文斗人就有不乱砍伐、爱护公共环境的意识,作出明文规定并加以重罚,足以可见文斗人的先进意识。
   不仅如此,文斗人在古代婚姻制度的改革方面,也是敢为人先。清朝中期以后,文斗人以汉族婚姻形式为典范,积极倡导对“不落夫家”和“姑舅表婚”等婚姻制度的改革。
   改革的内容主要是剥夺舅家的特权,禁止借婚姻勒索财物,反对女子亡故后娘家追随者要回嫁妆……这些改革,在当时都是非常“前卫”的。
   在“六禁碑”附近,有一块立于乾隆五十六年的“婚俗改革碑”,上面就提到“男女定婚,必出两家情愿”,“夫妻共有财产”,还非常大胆地提及了有关“二婚”的规定:“凡二婚礼,共议文斗一角 银五两。公婆叔伯不得阻拦,逼压出事。如违,送官治罪。”这足以说明当时文斗人思想的开化和解放。
   从这些历尽沧桑碑文的描述,我们不难想像当初的文斗是一个何其和谐的社区。
   采访后记:
   听说文斗是一个“拒绝公路”的村寨,村民们一直反对修公路,说是有公路进来,村子的风貌就变了。这倒让记者联想到“世外桃源”这个词来。文斗人,在现代文明、商业文化的强大冲击下,仍旧处事不惊,依旧保持自己原有的价值观:与自然、与他人、与社会和谐相处,这是一种非常难得的淡定。这便是文斗最特别的地方。

贵阳日报记者 管倩 文/图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