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九摆村:消逝中的“银匠村” 

?


   9月是收割的季节,吴中英抱着一个竹篓走过石板街,正要去田里背稻谷,我们的出现打破了她的日常生活。
   听说我们来找银匠,她乐呵呵地放下自己的活路,带我们去看老公的银饰技艺。她举起一个灰扑扑的盆子,里面装满油黑的饰件,我们还看不出那是未打磨的银饰品。
   凤凰、花、鸟、鱼、虫,还有许多我们无法说明的图案,这些被黑色掩盖的银饰,没有人可以描述它们被打磨抛光后的样子。他的妻子告诉我们这位银匠已经半年未打理这些银制品了。
   这里是黔东南自治州台江县台拱镇九摆村的一个剪影。
   行走在这个普通苗寨的小巷,我们企图找到一个银匠,看看那些令人着迷的银饰,也听听银匠们的故事。我们却发现一丝丝线索证明这里曾经有许多银匠居住,而今他们都搬到凯里的高楼间,做着各自的营生。
   吴中英的丈夫熊中德是一个传统银匠,他这几天回家收割庄稼,碰巧回村,可我们去的那天不巧,他到台江帮忙料理亲友的后事去了。
   更为遗憾的是,我们未见到九摆一个银匠。
   漫步于村间,与相遇者交谈,均言:“银匠呀,都到凯里去喽。”
   在黔东南,苗寨家庭为作坊的银匠户成百上千,从事银饰加工者达数千人,银匠村以雷山大沟乡的控拜、麻料、马高为代表。银匠村中数百户人家,80%以上以银饰加工为业。
   在台江县和雷山县一带,银饰在苗族的日常生活里,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化符号。
   中国501个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中,苗族银饰锻制技艺名列其中。
   值得一提的是,九摆村的银匠们融入城市的商品开发行业,无可厚非,他们同样需要在市场的推动下寻找到生存的力量。
   而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作为父亲这个角色为女儿打造银饰的传统生活角色,被更多的市场因素取代,他们不再细心地锻造苗族妇女的银饰用品,更多的人开始在市场里买回银饰绣片,装饰在传统服饰上。
   这种文化样式改变,让我们看见一种无理性的传承传统技艺和对传统生活元素的放弃,而这种放弃实际上在放弃苗族锻造技艺真实存在的文化价值载体。
   对此,着名作家余未人坦言,工业文明使得大量的农民离开土地进城,他们的生活方式变了,原先那片土地上诞生、传承的民族民间文化就遗落在原地,而没有被带进新的生活。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卑感,让他们在走出家园、视野开阔以后,面对文化的多样性选择,面对一些强势文化的包围而缺乏文化自信心,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王小梅文金黔在线-贵州日报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