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让爱在侗乡永远延续》荣获2007年度贵州新闻奖一等奖

?

?

她很年轻,生命只活到2l岁.但是在侗乡,她的社会生命却得到永远的延续。她叫段佳妮,如花的名字,如花的人。
   2004年正月,段佳妮跟随母亲来到侗乡黎平,接触到天籁之音——侗族大歌。当年暑假,佳妮作为志愿者留在侗乡,协助训练刚组建的童声合唱团,为合唱团夺得国内大奖立下汗马功劳。然而天妒红颜,她回校第二天不幸辞世。侗乡的80多位寨老商量把风水宝地让给她安息。孩子们努力夺得一个又一个大奖.母亲竭尽全力支助家贯的驻于求学。这一切都是为了——
   让爱在侗乡永远延续
   2007年1月5日这一天,天很冷,最高温度只有2度。这天下午五时许,正在上班的段丽娜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放下电话后,段丽娜抓起挂在办公室里的外套匆匆出了门。原来,这个电话是在省旅游学校读书的孩子们打来的,这几个孩子是段丽娜支助的,在电话里,孩子们告诉段丽娜他们当天已经放寒假了,准备要回离省城数百公里的老家——黎平县口江乡口江村和岩洞镇的岩洞村。段丽娜是忙着去给孩子们买火车票,为她们送行。
   段丽娜一直生活、工作在贵阳,怎么会认识这几个黎平县农村的孩子?又怎么会支助他们呢?故事要从几年前说起。
   天籁之音让她震撼
   段丽娜是一位新闻工作者,长期从事文化方面的报道。为了更好地弘扬保护民间民族文化,2004年初,在原省政协副主席王思齐、王惠业的大力支持下,贵州省开始筹建民族民间文化保护促进会,凭着对贵州民族民间文化的热爱,她积极参与筹建当中。
   2004年正月初三,段丽娜受邀前往黎平县侗寨进行采访,与她同去的还有在北京上大二的女儿段佳妮。
   “我从80年代初识侗族大歌,后来一直关注。这次去一方面是为了采访,另一方面是想在最边远的侗族村寨了解侗族大歌的现状,对黎平县的民族民间文化摸摸底。”段丽娜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告诉记者。
   正月初五这天,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段丽娜来到离黎平县城数十公里远的黄岗。这里不通公路,在崎岖的山涧小路行走数小时来到该村,远远望去,1000多位村民似乎忘记了寒冷,他们穿着盛装聚集在一起,用他们特有的方式迎接新年的到来。吃完晚饭,天色已晚,飘落的雪花夹着毛毛细雨,原想找一户人家过夜,谁知村委会的喇叭宣布,晚上有侗族大歌的演唱和比赛。不一会儿,在仅有的一盏灯光下,射出一束略明略暗的光,数十支队伍围圈而歌,歌声时起彼伏,年老的、年青的、男声的、女声的无指挥、无伴奏的侗族大歌有如山泉流水、鸟叫虫鸣,他们的嗓音清纯自然,加之她们身上佩戴的银饰响声,奏出一部华彩乐章。
   “我和女儿都为之震惊。侗族大歌是侗族人的精神家园,侗族人唱起它的时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感情流露,气势恢弘无比,我和女儿多次被感动得流下泪来。”段丽娜捋了捋挡着镜片的几丝头发,激动地说。
   培养侗族大歌“二传手”
   2004年4月28日,“365bet客户端打不开_365bet体育在线中文网_注册365bet收不到邮件”成立了,王思明、王惠业两位领导分别担任促进会的会长和执行会长,段丽娜担任促进会的秘书长。成立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组织侗族大歌童声合唱团参加中国第三届童声合唱节。
   2004年7月, 段丽娜刚刚做完手术10天,还没有进行术后拆线,她再次组织有关专家来到黎平县,这一次,她是为了寻找、培养侗族大歌的“二传手”而来的。
   与段丽娜一道前去的还有放暑假归来的女儿段佳妮。段佳妮从小跟随她长大。受母亲的影响,段佳妮从小就喜欢音乐。从寒假期间到黎平侗寨后,段佳妮就喜欢上了侗族大歌,当得知母亲术后要去黎平时,段佳妮坚持要陪母亲前去。
   段佳妮随母亲来到岩洞、口江侗族大歌发源地。神奇的侗族大歌和美妙的山水风光,让她感觉到“太不可思议”。
   这一次,他们走遍了黎平县的许多村寨,从3000多名中小学精心挑选出来40孩子,组建了黎平岩洞、口江侗族大歌童声合唱团,开始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训练,合唱团组建后,段丽娜返回贵阳,而段佳妮以志愿者的身份留在岩洞,协助孙荫亭老师做相关训练工作。
   侗乡永远的金蝉儿
   段丽娜的这一生里,有一个人是她的最爱,那就是女儿——段佳妮。这是一种相依为命的感情,这是相互支撑的人间真爱。而在侗乡,这个身影同样也挥之不去,提起佳妮,岩洞的每个人的脸上都会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表情,有惋惜有遗憾更多的是想念。
   “展展(段佳妮的小名)和侗乡有特别的缘分”,在段丽娜的泪光中,她回想起了那段幸福的日子。
   那段日子,她和孩子们吃住在一起,侗乡的生活条件很苦,她却乐在其中,毫无怨言。白天孩子们是她的“半个老师”,她认真地学唱侗歌,学习侗族文化。晚上,她是孩子们的老师,给孩子们讲故事,讲外面的世界,教孩子们学说普通话和英语。可以说,她是侗族大歌童声合唱团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孩子们唱侗歌 ,她就是报幕员。孩子们生病发烧拉肚子流鼻血,她陪着上镇上的医院。当孩子们稍有些倦怠的时候,她会温柔地告诉他们侗族大歌是侗民族的“宝”,是一代传一代的精华,她用自己的方式鼓励着孩子们学好侗歌。虽然比孩子们大不了几岁,但孩子们都很尊敬地喊她叫“佳妮老师”,有许多孩子还亲切地称她“干妈”。
   2004年的8月份,段佳妮随着童声合唱团的孩子们去昆明参加第三届中国童声合唱节。孩子们从末到过贵阳,10多个小时的路途几乎人人晕车呕吐,她穿梭式地为她们接呕吐物并为之打扫卫生。一路上,她就是孩子们的“生活老师”,与孩子们同吃同住,照顾着孩子们的饮食起居,努力地给孩子们创造着良好的比赛环境和条件,合唱团员吴传娟要代表所有参赛团员在开幕式上发言,佳妮连夜为她准备讲稿并辅导用中、英文演讲;家庭贫困的欧安勤第一次出门,不小心把父母卖猪给她的100元钱弄丢了,她痛哭万分。佳妮知道后,一边安慰,一边拿出自已身上的钱给她,让她开开心心地去迎接比赛。
   那年夏天,因了段佳妮,孩子们感受到了灿烂的阳光。因了段佳妮,这个夏天在他们小小的心里分外夺目。孩子们不负重望,在第三届中国童声合唱节上一举夺得演唱金奖等六项大奖。
   比赛结束了,新学期也即开始。不忍和孩子分别的佳妮执意把孩子们送到岩洞和口江。面对40双纯真友善的眼睛,她和孩子们紧紧地拥抱而泣。佳妮告诉大家,“我还会再来,而且要把我们的侗族大歌带到山外面去”。她说,她爱上了这里,爱这里的侗族大歌,更爱这里的孩子。并决定毕业后到岩洞中学支教,为侗族文化的传承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是天妒红颜吧,返回学校的第二天,段佳妮带着她的遗憾,离开了这个让她无比眷恋的世界。消息传到侗乡,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大人们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是真的吗?怎么可能呢?多么好的孩子啊!”孩子们哭了,他们纯真的心里还记得佳妮老师美丽的面庞,耳朵边仿佛还有佳妮老师亲切的叮呤。
   在证实了这个噩耗后,当地的80多位寨老紧急开会。经过商量,他们都愿意将自己选定百年之后的风水宝地给了段佳妮,让她可以留在这个她深深爱着的地方。
   与此同时,为了迎接段佳妮回侗乡,村子里的孩子们、大人们用三天时间人工修建一条九十九级的台阶土路,这条土路从岩洞中学一直通到墓地。“让佳妮老师可以时时刻刻看到我们”,这是他们的心声。在墓地旁,孩子们还亲手种下了两棵松树,如今,两棵小树已长有两米多高,孩子们说:“我们希望小树永远守护佳妮老师,这样她就不会孤单了。”
   后来,侗族大歌的孩子吴吉艳在一篇作文中这样写到,“2004年的8月我们到了昆明,我不知道怎么了,洗脸时就流鼻血,是段老师帮我止血的,她还叫我止血的方法。”合唱团员刘娟在给佳妮的一封信中写道:“因为她的无微不致的照顾,我们才能获得金奖,一位当代大学生,一个城市的女孩,来到这山沟里和我们相处,不嫌弃我们,我们是多么幸福啊”!学生赵荣情写道:“在2004的夏天,有个女孩来到岩洞,她的名字叫段佳妮,她有一颗火热的心,她把爱送给了我们,美好的时光虽然短暂,但永久记在我们心中”!
   让爱永远延续
   为了完成女儿的遗愿,2006年7月,段丽娜组织黎平侗族大歌少年合唱团参加在厦门举行的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临行前孩子们赶到佳妮老师坟头祭拜,希望佳妮老师能保佑他们在世界级大赛上取得好成绩。 此次组织的黎平县侗族大歌少年合唱团共60人,其前身是原黎平县岩洞、口江童声合唱团。由于该合唱团获得中国第三届童声合唱节演唱金奖、优秀组织奖等六项大奖,为直接进入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决赛拿到了“入场券”。
   2006年7月15日晚,在厦门会展中心,来自八十多个国家的二百七十个国外团队,以及一百四十多个大陆和港澳台团队共近2.5万人参加了合唱节开幕式。黎平县侗族大歌少年合唱团代表亚洲和中国参赛队在开幕式上亮相。身穿侗族服饰的姑娘们演唱的原生态无伴奏民谣《布谷催春·蝉之歌》模拟了各种自然界的声音,让人们仿佛看见了春意盎然,万物生长的景象。她们精彩的演出,向来自世界各国的嘉宾和参赛选手展示了侗族原生态音乐——侗族大歌这一中华民族支声复调音乐“活化石”的风采,让人惊为天籁。
   7月17日,在本届世界合唱比赛决赛中,孩子们演唱的侗乡春色(含蝉之歌、布谷催春、春之歌)、侗乡童趣(含小山羊、欢乐的小乐手)、侗乡情(含有朋自远方来、大山真美好)、欢乐的侗乡(装呆傻、踩歌堂)四首歌曲发挥正常,演唱清纯、自然,以81.15分获得决赛金奖。当在第一阶段闭幕式颁奖时主持人宣布成绩的一刹那,孩子们放声大哭地奔向段丽娜,紧紧抱住段丽娜喊到:“段奶奶!我们想念佳妮老师。”孩子们哭着拿出了段佳妮的照片,抱在了怀里,和段丽娜相拥而泣。说到此,段丽娜摘下了眼镜,再次抓起办公桌上拿张已经被泪水浸湿了毛巾,擦了擦流到眼角的泪水。
   孩子的离世给了段丽娜最大的打击。为了这段痛苦的回忆,她对保护侗族大歌投注了更大的热情。
   还在厦门时,段丽娜得知有10多名孩子因家庭贫困回去后将从此离开学校,便立即多方联系,想方设法让孩子们读书。其中,有五名孩子来到贵阳就读于省旅游学校。几乎每个星期,段丽娜都要买上生活日用品去花溪看望,国庆、中秋、元旦还接到贵阳过节。
   “妈妈,这些孩子虽然来过贵阳,但她们并没有去过黄果树,有时间我们带这些孩子去看看黄果树龙宫,还有王若飞革命烈士故居。”从昆明回来时,段佳妮曾告诉母亲。
   为了兑现女儿这句诺言,2005年夏天,段丽娜自费数万元,把40名孩子和岩洞中学校长和部分老师从黎平岩洞、口江接到贵阳,并带她们到黄果树、龙宫等地游玩。
   段丽娜几乎为抢救和保护侗族大歌投入了所有。每次去侗寨,她都要带着新衣、新鞋、以及学习资料等。从贵阳到黎平有1000多里路,一趟往返车费就要300多元,这些年,段丽娜不知走了多少趟。
   “我这样做,是一种情感的延续,因为孩子爱侗族大歌,我也深深地爱着这些孩子。(摘自《贵州商报》2007年1月17日作者张其琼 田建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