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梭戛生态博物馆

?

?

在贵州中部六枝特区与织金县交界处的大山群中,世居其土的是一支不足5000人的古老而神秘的苗族支系。陇戛寨作为梭戛乡12个自然村寨中的一个,在民俗文化上是颇具代表性的。
   据当地传说,清初吴三桂平定水西宣慰使安坤后,很多依附安氏的苗民四处散逃,躲到织金、郎岱交界森林中的这部分“箐苗”本世纪以来,逐渐聚居在梭戛方圆近百公里的地界内,为了哄吓、迷惑林子里的野兽,头上便戴上了奇特的头饰,这种头饰先是在头发中扎上牛角样的木板,然后用麻线、毛线、头发等盘结而成。“头发”重者2公斤有余,披散下来的长发竟有3米,这种头饰今天成了这支苗裔的标识。
   沿着石块铺设的路面走进陇戛苗寨,路边檐下晾晒着摊开的麻杆,其撕剥下来的麻丝经过古老纺车横编竖织就成了厚实的麻布,经过苗家女子的一双巧手配以蜡染细白布,便可缝合成别致的苗装。陇戛苗寨寨上女孩五六岁就要学绣花,八九岁便操持着学蜡染,先是用扁平的蜡刀点沾蜡液,在细白布上勾画记熟的图案,然后将画好的布放入染缸染色,再用水煮去蜡,一块上好的“花布”便呈现出来了。在陇戛的房前屋后,今天依然有机会观看苗家女子手上的绝技。
   陇戛苗族的三眼策声是扯心扯肺的呜咽悠越,如果是在皓月下的寂静夜色里,低郁的曲调如泣如诉,穿透时空,一个古老民族在千回百转间可以重回历史!三眼箫、口弦、木叶、唢呐、芦笙、牛角等共同构建了这支奇异苗裔的情感宣泄体系。
   刻竹结绳记事似乎是失传的故事,在陇戛却是日常的记忆。老人过世,用“刺竹”记录各寨馈赠的礼物礼金,红白喜事完毕,主事者与主人家当众报帐,无异议则烧竹毁绳。陇戛的婚葬是一幅奇异的民俗画面,是一段悠远的历史。
   陇戛苗寨寨中大小事宜,自有寨老、寨主、鬼师这类自然领袖作主,内外纠纷、婚配丧事、行医算命……事无具细,各司其职,条理分明。
   陇戛民族节日中有特色的是跳花坡、祭树节、祭山节及耗子粑节。每年正月初十为盛大的跳花坡日,花坡场中央栽插一棵花树,青年男女围绕花树吹芦笙、跳舞,到坡上对歌,歌为媒,舞传情,恋爱人生。祭树节是在农历二月第一个龙日于寨子附近找一处茂盛林子,寻一棵最古老最高大的树作为祭祀对象,全寨人家凑集猪、鸡、粮食,待鬼师或家师咒词后,在古树下挖个坑埋下4—5个装满水的土坛子,用石板盖住,此刻外人不得窥视,族内人等不准随便走动,妇女更是不得参加。先是在树下祭祀,杀红毛公鸡请祖先享用,祈请祖先保佑。事后全村所有男性痛饮大喝一台,祭树方告完结。农历三月初祭山节则在三月第一个龙日举行,程序一如祭树节,只是鬼师或家师要将埋下的水坛打开观察水的盈缩,以预兆当年的收成和祸福。据传说,远古时候有一年耗子很多,四出损害庄稼,老人们自发组织打死耗子,确保了农业丰收。从此以后,每年农历十一月当地人都要过耗子粑节,组织人们打耗子,以丰盛的饭菜祭祀祖先。
   由于梭戛乡与外界少有联系,原汁原味的民族文化才得以保存至今,因而倍受文博界的青睐,1998年中国(中挪合建)第一家生态博物馆落户梭戛。该博物馆由原生状态的梭戛12个村寨及建在陇戛寨脚的资科信息中心组成。资料信息中心圆石垒砌咸的寨门伸出两只精壮的牛角状饰物,气势不凡;进入大门,抬望眼,便是一组民风淳朴的民族建筑,杉木结构的房子嵌着花格子窗户,这是当地民居的“再版”,茅草顶屋脊加厚堆高别是一番风味……集信息搜集整理、资料文物展示和接待功能为一体的信息中心除了要向观众、游客介绍即将参观的特定文化的基本情况外,还将告诉人们作为一名观众或游客的行为要求,以及他们将要看到和经历什么,然后顺着山道便可进入陇戛苗寨。
   摘自:《广电生活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