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事 动 态

?


黎平肇兴:寻找与侗族生死相依的鼓楼之魂(图)

?

?

住在肇兴每个夜晚都是这样,坐在临河的木屋上,左观,摇曳灯光中的义团鼓楼忽明忽去,右看,木楼人家的红灯笼若隐若现,耳畔侗歌、芦笙阵阵,脚下流水潺潺。保持着这种遥望的姿态,这些天的这些耳鬓厮磨,仿佛让人已经触摸到这个千户侗乡些许灵性,不再遥遥相望。

黎平肇兴:寻找鼓楼之魂

?

这里距黎平县城68公里,与侗族人生死相依的五座鼓楼矗立在翠绿山水之间,它们团在一起,庇佑着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千户生灵。这个如今名播海内外的村寨旧时被唤作肇洞。它是全国最大的侗寨之一,古来就有“七百贯洞,千家肇洞”之称。

鼓楼掌墨师

到过肇兴的人一定迷醉于村寨中的“仁、义、礼、智、信”五座鼓楼,它们共同构筑了肇兴侗文化的支撑点。“我们侗家人生死都离不开鼓楼呵。”肇兴礼团50岁的村民组长陆立明一句话道出了侗族人与鼓楼休戚相关的命运。

既然鼓楼在侗族人的生命中有如此之重,那修葺鼓楼的墨师便是这人生长卷中点睛的那一笔。和通常的建筑设计师不同,掌墨师不用绘图,不用模型,只需描出一个正角,整个鼓楼就在心里了。单凭一把木角尺,一支竹片,千座鼓楼就这样在千百年间洒遍侗乡。

家住纪堂的67岁老人陆文礼是侗乡最出名的墨师。他不久前荣获“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的称号。1961年,陆文礼初中毕业,师从当时远近闻名的鼓楼掌墨师陆培福。徒弟的命运比师傅好很多。1981年,40出头的陆文礼应邀为礼团新建的鼓楼掌墨。这座美轮美奂的建筑如今是肇兴层数最多的鼓楼。

“那一年的寒冬,礼团的寨老请鬼师看了古书,用罗盘来定向,最后排了古历的腊月初八这个日子。礼团的183家人,有钱献钱,有力献力。这根柱子就是我用右肩膀抬来的。”家住礼团鼓楼旁的陆昌华指指鼓楼内那根合抱大柱说道。

在侗族人的心里,修鼓楼是最大的事情,一生也不一定能遇上一次。陆文礼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年重修礼团鼓楼的盛况:开工仪式上,要杀鸡、画符,摆上三条腌鱼,焚香烧纸。那天,他倒上米酒,嘴里念着师傅陆培福的名字,看着面前那堆香纸慢慢燃尽。横梁、立柱、门头,一件一件,在匠人们的巧手之下,如搭积木般,高有十三重檐的鼓楼直矗而上。挺拔的鼓楼给整个村落增加了无穷活力,这是社区最为醒目的公共财产,无数的神奇故事和着歌声在这里流淌。

那天,礼团合村团聚,为他们建造了最大的鼓楼摆起合龙宴。整个礼团就像过节,且酒且歌,不醉不归。

鼓楼之下芦笙会

又到了中秋左近肇兴两年一度的芦笙大赛。10月4日中午一点,义团鼓楼旁已经摆好二十对红桶,桶里的侗家米酒飘散着甜蜜蜜的味道,哪一边的芦笙队输了,挑红桶的女孩就要用贝壳舀起米酒敬上。12岁的侗家女孩陆旭桃穿上盛装,阳光丝丝缕缕,洒在捶过蛋清的亮布上,泛着紫红的光泽。陆旭桃已经是第四次挑红桶,青涩的年华就在这样香浓的日子里慢慢流淌。鞭炮声起,二十个侗家女孩踏着青春的足音,打起花雨伞向设在田坝中的芦笙场出发。

如果说,由大歌、琵琶歌、礼俗歌、酒歌、踩堂歌、儿歌组成的侗歌是侗家儿女的精髓,那时而高亢,时而低缓的芦笙就是侗家男人的魂魄。

18岁的陆家刚摆弄着长达两米的芦笙,把发黄的吹嘴擦了又擦。他有些紧张,父亲拿着另一支芦笙也站在队伍里,同样身着窸窣作响的簇新上衣,等着开场时刻。(作者:王燕达 黄震 新闻来源:贵阳晚报 )

?

?

?

?